合歡鳳子也多情,飛來連理枝頭住——北宋詞人周紫芝與名姬李玉娘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江城子·夕陽低盡柳如煙》

周紫芝 【朝代】宋

夕陽低盡柳如煙。淡平川。斷腸天。今夜十分,霜月更娟娟。怎得人如天上月,雖暫缺,有時圓。斷云飛雨又經年。思凄然。淚涓涓。且做如今,要見也無緣。因甚江頭來處雁,飛不到,小樓邊。

最近在翻閱萬云駿的《詩詞曲欣賞論稿》,看到了周紫芝這首詞,我只想到一句話,那就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回首再看當年,相思出幽,愁思糾結,已經遲了。天上那一輪清月,千年不變,怎知人間凄涼。

人生在世最大的悲哀就是走過之后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直夢想得到的事物,等發現時,已經晚了。失落、悲傷、悔恨糾纏在一起,在自己內心如大海洶涌,滋味難形容。「無奈」這個詞,最恰當此時的心情。

默默地念著這個:「斷云飛雨又經年。思凄然。淚滑涓。且做如今,要見也無緣「腦海里就出現了這麼一幅畫面:一個飄著風的夜,一個閣樓,燈光暗黃,蘭草蔥綠,門邊那只碧綠的鸚鵡,都在眼簾處別具韻味。月下的眉眼,淡如煙。凝視,凝視。執手無語,四目相視,沒有聲音,唯有一縷風吹過,在對峙的距離之間來回穿梭。誰能在這樣幽靜的夜晚,控制好寂寞,不讓自己忍著傷痛,去想念沒有歸期的人?

我就要去想,作者是怎樣一個柔情之人?竟然有這般的溫柔?今天的相逢,多少都會帶著純真的情感,在短暫的時光里流露出一些動人的情愫。轉身又是另外的一個天地,誰又知道要經歷多少年才會再次相逢在這里呢。

分別之后,或許再也不會相見。留給記憶的是這份美好的情感,還有凄涼的思念。好一句「思凄然。淚涓涓。且做如今,要見也無緣「,想想真是這樣。

作者是一個相貌平平的周紫芝,一個性格比較沉穩的男人。論才華,平平。他所有的文學知識,只能說是依靠自己的勤勞所得。現在比較流行的話「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用在他身上是再適合不過。他的詩很著名,無典故堆砌,自然順暢。這些足夠說明他的堅持。他也能詞,風格與詩近,清麗婉曲,無刻意雕琢球痕跡。如《踏莎行》:

踏莎行·情似游絲

周紫芝 〔宋代〕

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離人別情,游絲飛絮,斜陽煙渚,愁情無數。給人的感覺是情深意切,景物迷離。堪稱難得的上乘之作。其中「淚珠閣定空相覷」一句的用詞尤其巧妙,「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最后這一問更是催人淚下。

這樣深情之作出自一個深沉男人之口,有點讓人感動。因為在女人的思維里,一個性格沉穩、外表冷漠的男子,如若對某個女子多看一眼都是一種溫柔的代替。或許這也是周紫芝為什麼讓李玉娘動心的地方吧。

李玉娘原是一青樓女子,藝名風子。因在一次官宴上和周紫芝認識,從此就不再賣唱,守在周紫芝身邊直到病逝。她的經歷和當年的紅佛女相似,都是在紅塵中長大,后愛上了一無所有的窮書生。彼此很有點大俠的風范,值得敬佩。

為了愛情放棄了財富,放棄了平靜的生,一生漂泊。可以說她為了周紫芝賭下了自己的一切,飛蛾撲火般無怨無悔。既不怕周紫芝將來沒出息,會一直過著貧苦的日子。也不怕周紫芝取得功名了,會因為她的身世離她而去。

用自己的錢贖回了自己,然后跟隨周紫芝流浪,照顧他的家人。作為一個當時艷名遠播的歌伎,敢跟一無所有的周紫芝走,誰又能想到中間的坎坷和艱辛,體會到李玉娘當時地心情呢。

不要說古代這樣的女子少見,現代都很少看見對愛情這樣癡狂的人。可以說周紫芝擁有一個女人這樣死心塌地地付出一生,他是幸福的。當然,作為婉約派的詞人,周紫芝的作品多數文字也是記載著自己和李玉娘的生活。

他的作品內容注重兒女風情。詞章情意綿長,婉麗優美,結構深細慎密,也注重音律諧婉,語言圓潤,清新綺麗,具有一種柔婉之美。表現了自己作為一個文人雅士的審美情趣。如《卜算子》:

《卜算子·西窗見剪榴花》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絮盡柳成空,春去花如掃。窗外枝枝海石榴,特為幽人好。密葉過疏籬,薄艷明芳草。剪得花時卻倚闌,樓上人垂手

不問作者的性別,先看這首詞里的景色。春來,詩來,詩情燃紅顏。花開情暖,相思也滿。紅顏醉三千。花開,情暖,酒上桌來,對月吟,談古人,只在畫里行。看幽深的林子,江南的春。微風中音樂響起,詩的點綴,那是詞的身影。

都為了一個等,在滾滾的紅塵里,顯現得格外地柔弱和嬌小。千古的癡情,千年的等待,曾經演繹過多少紅樓里的悲劇,繁衍出多少化螺的夢想。可惜了,這麼多多情的墨客,寫下這麼多情的詩詞。

不過,多數的詩詞中可以看到盡力描繪婦女的容貌、服飾和情態,辭藻艷麗、色彩華美,作品詞風浮艷,大多為男詞人寫女[性☆生☆活]的「閨情「代言體。如周紫芝這一句「絮盡柳成空,春去花如掃」叫人想起多少古人和他們的詩詞,愛也悠悠,恨也愁,誰能躲得過,這紅塵里的起伏?正如《踏莎行》:

風翠輕翻,霧紅深注,鴛鴦池畔雙魚樹。

合歡鳳于也多情,飛來連理枝頭住。

欲什濃愁,深憑尺素。戲魚波上無尋處,

教誰試與問花看,如何寄得香箋去,

詞人用詞平淡,含蓄不露,用反語來表現相思的痛苦。原配夫人病重,而當時周紫芝正在組織人員編修史冊,李玉娘只好匆匆告別周紫芝,獨自回老家去照顧夫人。一去就是一個多月,周紫芝便寫下這首《踏莎行》。

詞里洋溢著周紫芝對李玉娘濃濃的思念。春來,花開時,相思未寫,花落后,卻有淚。盈盈秋水,蘊涵著多少癡情,要如何去安慰。花下、葉綠,思念也在濃郁。滿眼的春,卻無法裝載愁緒,折疊柔軟的記憶。

此刻地孤獨只是為了迎接幸福,此刻地哀怨只是為了握住溫柔。想哭地時候,聆聽你的憂愁,放在心里來保護。當李玉娘再次站在周紫芝面前時,已經憔悴不堪。周紫芝很是傷感,他緊緊抱著李玉娘,流淚了。此刻滴血的,不只是手指,還是心。顫抖的,不只是手指,還是萬般的等待。曾經的想念,與記憶里開始沉默,不再想去訴說。曾經的等待,與沉默里開始墜落,無奈。

那天夜晚,李玉娘拿出很久沒有動彈過的琴,為周紫芝彈奏這首《踏莎行》。一個在月下輕彈、一個輕吟,很是溫馨。從那以后,這首《踏莎行》也就成為夫妻兩人的誓言。「合歡鳳子也多情,飛來連理枝頭住。」

愛情能讓人如癡如醉,沒有理智。而對于心思細蜜的文人墨客來說,就更是別有一番滋味。忘了,忘了,以深細婉曲的筆調,濃重艷麗的色彩寫出了自己真實的感受和內心的體驗。一切已經在眼簾處變得有點模糊。因為淚水已經迷糊了雙眼,思念,已經融合著短暫的往昔,生出絲絲的怨,籠罩了夜。

在他們夫妻眼里,身后百年,百合花謝了的時候,等待也到頭了。百合花是李玉娘最喜歡的花。每年她生日時,周紫芝都盡力為她送上一朵百合花。如若兩人心遠了,那麼誓言也會開始泛白。兩人無論是誰離開了,孤獨都會隨著暖風習習,飄蕩在心中。所以夫妻兩人約定,永不揮手。

在這個鳥語花香的時候,莫對著沉默說癡情,遠去的,不只是一個人。莫說緣分,可惜,當初的約定還沒有等到兩人約定走過三十年就已經煙消云散,李玉娘先他而離去。驀然回首,周紫芝沒有遺憾,更不會流淚。因為他們擁有時彼此都很珍惜。

人來人去,莫說無情。時間能證明誰是誰的過客、誰是誰的人。所謂緣分深淺,不過是一個自我定義。走或不走、離開或堅守,那是屬于自我判定。因為歲月里有太多地風雨,終究會有一天懂得何人值得珍惜、何人值得愛憐。揮揮手,一切不在當時猜疑,只在此刻的人心。

「便須倩月與徘徊,無人留得花常住」,只要明白,緣來緣去,等待了一個冬,原以為春來了,會發芽、蔓延。「柳外朱橋,竹邊深塢。何時卻向君家去」,去了,去了,從此,千里之外,不會看見,「鵲報寒枝,魚傳尺素」的經典。

《一剪梅·送楊師醇赴官》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無限江山無限愁。兩岸斜陽,人上扁舟。闌干吹浪不多時,酒在離尊,情滿滄洲。早是霜華兩鬢秋。目送飛鴻,那更難留。問君尺素幾時來,莫道長江,不解西流。

李玉娘乘船走了,「兩岸斜陽,人上扁舟「。不見,不見,從此,「早是霜華兩鬢秋」,不再有思念,日夜越過滄海,為你層層折疊,撕扯冷漠的情感。不來,不來,從此,不再出現。「目送飛鴻,那更難留」。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周紫芝綿綿的惆悵也來了,「問君尺素幾時來」,

沒有答案。夜晚的寂寞隨著暖暖的風兒在窗外輕輕地走過,驚擾平靜的情感,幾番較量,只得嘆息一聲。

《卜算子·席上送王彥猷》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江北上歸舟,再見江南岸。江北江南幾度秋,夢里朱顏換。人是嶺頭云,聚散天誰管。君似孤云何處歸,我似離群雁。

此詞作者抒寫出離愁別恨,寄寓了詞人對人生短暫、聚散無常的感慨。感情真摯,情調凄切,新巧工整,風流蘊藉,字字句句寫著對心上人飽含著的無限愛和思念,刻畫了一位對愛情忠貞不渝的形象。是寫他自己,也是在寫李玉娘。

「江北江南幾度秋,夢里朱顏換」。午醉厭厭醒自晚,鴛鴦春夢初驚。漆黑的天字,沒有月光,只有潮濕的雨意,在自我舞台上獨自翻閱往昔,夜,落定了思緒,也洗空了記憶,周紫芝卻不想去說什麼。君似孤云何處歸,我似離群雁。

后來李玉娘病逝,周紫芝感覺自己空了,他的所有都是空的。只有月,懂得疼痛。緣盡了,情沒了。人是嶺頭云,聚散天誰管。

匆匆,太匆匆,江北上歸舟,再見江南岸。揮揮手,笑著沉默,沉默笑著走。散了,散了,云開霧籠。驀然回首,糾葛在心底的,依然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縷離愁。愛幽幽,恨幽幽,幾分相思,幾份等候,只是在邂逅的時候,不懂孤獨是為何而紅。

李玉娘走后的一個冬天,周紫芝整天就坐在房間里靜靜地聆聽,看窗外是否有燕子歸來,是否梅花開始飄落。緗桃雨后的曲,伴隨著瞬間的心悸,想念也就彌漫舒展開來,充斥著夜晚寂寞的空處,但是眼前先自許多愁,孤單卻有了溫暖而細膩的味道。

夜色下,音如畫,人如花,夢里新歡,年時舊約。衣裙上,也都有了李玉娘的痕跡,依然泛著清晰的綠。幾回猛待不思量,抬頭又是思量著。相思,沒有原由,盡情地燃燒著各自的夢。

《千秋歲·春欲去》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送春歸去。說與愁無數。君去后,歸何處。人應空懊惱,春亦無言語。寒日暮,騰騰醉夢隨風絮。盡日間庭雨。紅濕秋千柱。人恨切,鶯聲苦。擬傾澆悶酒,留取殘紅樹。春去也,不成不為愁人住。

穿越千年的宋詞,隨著文人的墨跡,感受風月里潺潺相思,聆聽癡情人的嘆息。早知道相思如此折磨人,倒不如不見得好;早知道有情徒增煩惱,那還是無情更好受。時間在靜靜地流淌,風景在日夜地更新,無論是當年還是今夕,你去或不去,思念依然如昔,不會輕易洗盡彼此有過的心悸。

不管現在夢落哪里,不問此刻誰纏綿嬉戲,只要當時相思是真。這些哀怨和憂傷,只要是相愛過的人,都能體會到「合歡鳳子也多情」詞人的這種心情。也頗有「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之感了!

《水調歌頭·王次卿歸自彭門,中秋步月》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作濯錦橋邊月,幾度照中秋。年年此夜清景伴我與君游。萬里相隨何處,看盡吳波越嶂,更向古徐州。應為霜髯老,西望倚黃樓。天如水,云似掃,素魂流。不知今夕何夕,相對語羈愁。故國歸來何事,記易南枝驚鵲,還對玉蟾羞。踏盡疏桐影,更復為君留。

細細輕吟著這首詞,感受字里行間傳達出的深哀,說不出心情是何等的沉重,隱隱疼痛。其實愛與不愛都是一種感覺,即便彼此還是和過去一樣,追尋那遙遠的心境。帶著渴望和夢想自由地展翅高飛。

可憐的周紫芝「年年此夜清景,伴我與君游」。自己愛著和愛著自己的人一個個都離開了人世,還有誰會像她們一樣給予自己溫暖和依靠?李玉娘和他結婚后一直跟隨他過著流浪顛簸的生活,從沒有任何怨言。到死都還拉著他的手,擔心著沒了自己。

想到這些,一種不可言語的痛苦,給他精神上以沉重打擊。習慣了身邊有李玉娘的陪伴,轉眼間,怎麼就沒了呢?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自己剛才明明聽見李玉娘的聲音,明明看見李玉娘那淡藍色的衣裙在眼前晃動。回頭看看,依然亮這燈光,這不是和以前一樣嗎?李玉娘抱著兒子,小聲地唱這小調,讓兒子睡覺。眼前的一切和以前一樣。站在看看月色,想著自己要面臨的事情。清澈的月色,柔和的風,讓他開始恍惚,美麗賢惠的妻子不可能真的離開了,她怎麼舍得自己一去不返呢?她還在自己身邊,一直沒離開。

一陣大風把亮著的燈吹滅了,四周一片漆黑,剛才還在眼前穿梭的影子,消失了。他不敢相信李玉娘真的隨著燈光消失了。可又不得不信,她真的走了。

「不知今夕何夕,相對語羈愁」。

《莊子)云:「哀莫大于心死「,而周紫芝這時感覺就是「片心將欲死」,還什麼可以說的?他的心一下子冷卻了,他難以忍住悲傷。然而,事實不可能去改變。她去了,留給自己的是沒有日夜的憂傷,困擾在心頭的是無限的悲傷和濃濃的思念。站在李玉娘角度看著他一句「踏盡疏桐影,更復為君留」,擁有他這樣的癡情,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周紫芝怎麼也沒想到,若干年之后,還有一個人和他一樣,沉浸在傷悲里沒有走出來。同樣是思念自己最愛的女人,納蘭難忘和盧氏的三年幸福生活,常常如夢一般的縈繞在眼前,而今卻對著黃土莫祭!怎麼不教納蘭怨盧氏的不守信約呢!

是啊!人走了,把愛也帶走了,留一個人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呢?縱然是風光一世,沒了愛,還能和誰去相依偎和纏綿呢?那時的周紫芝只有相思幾度,淚眼問衣香何處了,不得不對天長嘆,望月思人了。

《卜算子·再和彥猷》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霜葉下孤篷,船在垂楊岸。早是凄涼惜別時,更惜年華換。別酒解留人,扌棄醉君休管。醉里朱弦莫謾彈,愁入參差雁。

自古以來,也只有「情「讓人難擺脫,古時圣人如此,我們也是。愛上一個人本來是多麼的幸福,可由于生離死別,或者因各種原因導致,不能與相愛的人在一起長相廝守。又是何等的殘忍?心又是怎樣的痛?淚又何故的流了。

轉身,有情終成回憶。如今的人會說,那些至死不渝的愛情也只有在詩詞和小說里有吧!非也,如若沒有至死不渝的愛情,何來這些愛情的經典呢?由此可見,現代人以物質享受為基礎,來穩固愛情。而不是古時人們追求的精神享受為目的了。

《鷓鴣天·一點殘紅欲盡時》

【作者】周紫芝 【朝代】宋

一點殘紅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調寶瑟,撥金猊。那時同唱鷓鴣詞。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其實,誰不希望自己能碰到自己鐘愛一生的愛人呢?沒有人會說不希望吧!只是夢想與實際不能合一,也并非你不深情和花心,而是你根本沒有碰到自己心愛的人。沒有誰能讓你真正動心,那又怎麼會有至死不渝的愛情和感人的故事呢?沒有吧?

那有人就會說古人深情,但還會續弦呵。除了大家熟知的王維在31歲王崔氏死后,并終身不娶外,很少有人能對愛情那樣忠貞了。設身處地地想一下,續弦,這也不是對愛情的背叛吧!如若你真的愛他,又怎能讓他一生痛苦地活在回憶里呢?于心何忍呵!自己既然不能照顧他和愛他了,總希望他能好好的活著吧!不至于也要他殉情追隨你去吧!

我想,如果是真愛的人,絕對不會那樣的!有人替自己照顧他并不是件壞事呵!也并非說不在你身邊,就不愛你了。他心里就不愛你了。真正的愛是不會把愛情放在嘴邊的,是要別人去體會的。

生活在變化,凝佇,一切都在過去已經化為塵埃。

一生情,一世夢。是誰的才思,將相思拉長了歷程,隔離前世和今生的緣分。跌宕紅塵俗世最美的相遇,起伏前世今生最近的相知,化干戈為玉帛,終成定局。又是誰,臨屏疾書,揮毫著誰的心緒,渲染出人生最華麗的篇章!

靜心默讀佳人一笑烽火戲諸侯——顛覆西周王朝的美女褒姒到底有多誘惑? 周樸一首《春日秦國懷古》寫盡一生傲骨傲氣,一心憂國憂民 一段傷春,都在眉間,周邦彥《訴衷情》寫盡懷春少女的愛戀憂傷 宋徽宗與李師師偷偷約會,周邦彥躲在床下,寫出一首《少年游》 的詞,我懂得了愛情是永恒的童話。只要我們真心付出愛,那世界就會更精彩!人生也就充滿希望一片,無限的美哉。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青娥遞舞應爭妙,紫筍齊嘗各斗新——宋代斗茶文化的內蘊和魅力

獨占芳菲當夏景,不將顏色托春風——淺析古詩詞中紫薇花意象

佳人一笑烽火戲諸侯——顛覆西周王朝的美女褒姒到底有多誘惑?

周樸一首《春日秦國懷古》寫盡一生傲骨傲氣,一心憂國憂民

一段傷春,都在眉間,周邦彥《訴衷情》寫盡懷春少女的愛戀憂傷

宋徽宗幽會名妓李師師,周邦彥躲在床底下,寫出一首經典艷詞

宋徽宗與李師師偷偷約會,周邦彥躲在床下,寫出一首《少年游》

宋徽宗和李師師「錦幄初溫」,周邦彥躲在床底,寫下一首經典艷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