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突厥籍開國功臣欺負秦瓊的兄弟,秦瓊飛起一腳,差點把他踢死

講述隋唐英雄的演義小說實在太多了,所以很多讀者討論的時候,經常爭論得面紅耳赤,曾經有兩位讀者,在筆者一篇稿子下面大戰了一百回合,其中一位的名字跟鳩摩智有關,另一個好像也是武俠小說中的人物。

這二位讀者老兄大戰一百回合,筆者那篇稿子多了二百評論,爆了。

為避免讀者諸君動肝火,咱們事先聲明:今天的話題,是以褚人獲所寫的《隋唐演義》的某一個版本為依據的,這個版本的第一回,就是「秦叔寶發配北平府,史大奈贖罪立擂台」。如果有人看的第一回是「隋主起兵伐陳,晉王樹功奪嫡」,那麼咱們看的就不是一個版本,筆者看的這本也許是有人托名而作。

在這本又名《瓦崗英雄》的小說中,秦瓊很難得地生氣了,而秦二爺生氣的原因,就是有人羞辱了他的兄弟,黑臉的金甲金國棟、白臉的童環童佩之——這二位是把秦瓊送往北平府充軍的解差,同時也是單雄信和秦瓊的朋友,屬于黑白兩道都要給面子的人物。

金甲童環就像清朝的鏢師一樣,行走千里靠的是朋友情面,如果對方是個吃生米的,他們就沒咒念了論起武功,金甲童環遠不是只會三板斧的程咬金對手,而且連空心錘齊彪齊國遠和木頭槍李豹李如圭也打不過。

雖然武功一般,但是金甲童環卻比很多人都講義氣,他們「押送」秦瓊,其實是護送兼跟班: 金甲身后背著手銬、腳鐐、脖鎖、刑枷各種刑具,腰中挎著黑褲兒彎刀,走得滿頭大汗。童環肩上扛著水火無情棍,后邊斜背著一個沉甸甸的大包袱,也是走得滿頭大汗。

輕松地空著手走在滿頭大汗的金甲童環中間的,是一位 身高過丈,細腰奓臂,雙肩抱攏,面似淡金,眉分八彩,目若朗星,準頭端正,英華滿面的好漢,讀者諸君一眼便能看出,這位就是 馬踏黃河兩岸,锏打山東六府的秦瓊秦叔寶了。

金甲扛著刑具,童環背著包袱,秦瓊逍遙自在,這哥仨一路游山玩水,來到北平府地界,就看見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個三十多歲的矮胖子他頭上插著花,臉上搽著粉,還抹著紅嘴唇,手里邊拿著個小銅鑼,一邊走一邊敲,一邊敲一邊喊,旁邊還有幾個差官監督,越人多的地方越要喊得響亮。

秦瓊等人站住腳,聽那矮胖子念事先背好的台詞: 「諸位鄉親們!我叫王三愣,是個摔跤的,因為我會幾招武術,誰也瞧不起,昨天我跑到擂台上去打擂,被擂官把我打倒。按打擂的規矩,我應該游街示眾,我說鄉親們哪,妳們可別跟我學呀,游街示眾這個滋味可不好受啊!」

各種版本的「隋唐英雄」似乎都有「北平擂」這一段,讀者諸君看到這就會想起那位比較搞笑的「大肚子天王」史大奈——此公跟秦瓊一樣,都是大唐開國名將,正史中的地位也是相當高:秦瓊是左武衛大將軍、食邑七百戶的翼國公,史大奈是右武衛大將軍、食邑三百戶的竇國公,唯一不同的,是秦瓊祖籍山東,而史大奈是一位突厥特勒。

突厥可汗的子孫和突厥第三等高官都可以被稱為特勒,史大奈原名阿史那大奈,跟隨李淵打下長安后,受封光祿大夫,受賜史姓。這就是說,沒有為唐朝立功前,史大奈還不姓史(史大奈有一個孫子叫史思光,不知跟史思明是啥關系),李世民騎的「特勒驃」,可能就是史大奈送的。

這位在正史中戰功卓著的藩將史大奈,在小說中很落魄,在販運馬匹的時候,在北平府失手誤傷人命,羅藝罰他立擂一百天:如果一百天不敗,就赦免其罪,還可以到軍中任職;如果被人打死了,那也是活該!

有的版本中,史大奈設擂台是為了到羅藝那里當軍官,這一點差距咱們無需爭論,還是一起來看看史大奈的擂台標語多囂張吧: 擂台足有一丈五尺多高,上面有蘆葦棚罩著,四周有二尺多高的木欄桿。左右的明柱上有一副對聯,上聯寫「拳打南山斑斕虎」,下聯寫「腳踢北海金蛟龍」。橫批三個大字「北平擂」。

打輸了就抹粉插花游街,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主意,這擺明了是給史大奈拉仇恨。秦瓊寬宏大量而且久在江湖行走,深知花花轎子人抬人的道理:妳打敗史大奈,自己是出名了,但史大奈卻可能掉腦袋,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做不得——如果百日內無人上擂,史大奈就渡過此劫了。

秦瓊不在乎,金甲童環這對公門中人卻有些憤憤不平: 「這個姓史的太便宜了,打死人不但不抵償,還要當官,這是什麼王法?」

金甲童環要打抱不平,結果挨了一頓揍——倆人瞞著秦瓊上擂台,先是被人家打了個灰頭土臉,然后又做了王三楞的難兄難弟:被人家七手八腳抹粉戴花拖到台下,童環敲鑼,金甲喊話,圍著擂台轉了三圈。

憋了一肚子氣的金甲童環當然要找正在客店休息的秦瓊訴苦,秦瓊也認為史大奈的有些過分: 「這個擂台的規矩也真特別,打擂分個輸贏就得了,怎麼還要游街示眾?」

金甲童環起哄架秧子,秦瓊礙于情面,只好到擂台下去看一看,結果史大奈說錯話了: 「那位英雄既然來了,就請到台上來嘛,干嘛在人群里呆看著?徒弟是飯桶,老師一定是飯缸!」

即使是南七北六十三省綠林總瓢把子單通單雄信,見了秦瓊也要客客氣氣地叫一聲「秦二哥」,這個突厥人開口就管他叫「飯缸」,那就是典型的沒事兒找抽了。

秦二爺很生氣,后果很嚴重,秦瓊飛上擂台,只用三招就差點取了史大奈的性命——第一招黑虎掏心,史大奈后退避開,第二招進步連環拳,史大奈縮頭再躲,結果前兩招兒都是虛晃,第三招窩心腳才是實打,史大奈兩眼一閉:「這回我完蛋了!」

要不是張公瑾及時趕到叫停,賈家樓四十六友和大唐開國名將可能就要少一個突厥人了——秦瓊本來就不太待見突厥人,妳還敢叫他「飯缸」,這豈不是自己討打?

我們看了「北平擂」這段打斗,就會發現秦瓊才是真正的練家子,出手絕不拖泥帶水,能三招解決戰斗絕不出第四拳。而更有意思的,是秦瓊、史大奈和張公瑾都成了大唐開國公,張公瑾在玄武門之變中,更是憑一己之力擋住了太子建成麾下一群悍將的反攻。

「北平擂」以皆大歡喜收場,但是我們卻不能不替史大奈這位突厥拳師捏一把汗:妳稱秦瓊為「飯缸」,如果秦瓊飛起這一腳踢實了,大唐豈不是就少了一位開國功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