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錯盟友用錯參謀,想殺秦瓊程咬金,誰讓李建成犯了這三個錯誤?

唐高祖李淵武德九年六月初四,秦王李世民與太子建成齊王元吉的矛盾從不可調和發展到了不共戴天,而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居然是當時的大唐天子李淵點燃的: 「六月己未(初三) ,太白復經天。傅奕密奏:‘太白見秦分,秦王當有天下。’上以其狀授世民。于是世民密奏建成、元吉與尹德妃、張婕妤亂后宮,上省之,愕然,報曰:‘明當鞫問,汝宜早參。’《資治通鑒·卷一百九十一·唐紀七·高祖神堯大圣光孝皇帝》

魚腹丹書、篝火狐鳴的故事讀者諸君耳熟能詳,漢高祖劉邦斬蛇起義,漢武帝出生前紅色大豬從天而降,這套把戲歷朝歷代帝王都玩得挺溜。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前金星按照自己的軌跡運行,居然也被說成了李世民應當做皇帝的征兆。

主張「生死壽夭,由于自然」的唯物論觀點,精通天文歷法并編纂《漏刻新法》的太史令傅奕,拿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異象」忽悠李淵,究竟是自作主張還是李世民授意,這件事已經無從考察,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太白見秦分」的第二天,玄武門就發生了兄弟相殘的悲劇:建成元吉以及每人的五個兒子,無論大小全被李世民下令斬殺。

玄武門之變李世民一方的參戰人員,同一本《舊唐書》卻出現了兩種不同記載。《太宗本紀》說程咬金和李世民都去了玄武門: 「九年,皇太子建成、齊王元吉謀害太宗。六月四日,太宗率長孫無忌、尉遲敬德、房玄齡、杜如晦、宇文士及、高士廉、侯君集、程知節、秦叔寶、段志玄、屈突通、張士貴等于玄武門誅之。」

《舊唐書·列傳第十五》又換了一種說法: 「六月四日,無忌與尉遲敬德、侯君集、張公謹、劉師立、公孫武達、獨孤彥云、杜君綽、鄭仁泰、李孟嘗等九人,入玄武門討建成、元吉,平之。」

李世民修改史料進行得不徹底,這就留下了自相矛盾的記載,而屈突通當年已經七十歲了,房玄齡杜如晦是純粹的文人,去了玄武門不能幫忙只能添亂。至于秦瓊和程咬金有沒有參與其中、當時他們身在何處,史學家至今還在爭論。

《舊唐書》這兩段自相矛盾的記載,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讀者諸君自有公論,但是有一個問題必須要弄清楚:太子建成是儲君,也是合理合法的帝位繼承人,他有必要向李世民發起先發制人的攻擊嗎?如果建成元吉蓄謀已久,又怎麼會在倉促之間被包了餃子?

細看兩唐書、《資治通鑒》等相關史料,我們就會發現太子建成至少犯了三個錯誤,正是這三個錯誤,導致了他在玄武門之變中一敗涂地。

李世民犯的第一個錯誤,就是找錯了盟友——齊王元吉的真實意圖,可不僅僅是干掉二哥李世民,他是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護軍薛寶以元吉字合之,其文成‘唐’,元吉喜曰:‘但除秦王,取東宮如反掌耳!’(《新唐書·列傳第四》,下同)」

李元吉不斷在建成和世民之間挑撥離間,他瞞著建成對世民行刺,擺明了是想嫁禍于人: 「元吉乃多匿亡命壯士,厚賜之,使為用。秦王嘗從帝幸元吉第,伏護軍宇文寶寢內,將以刺王,太子固止之,元吉慍曰:‘為兄計,于我何害?’」

李元吉這招夠狠,雖然秦王世民是死于齊王府內,但是動手的死士完全可以說自己是受太子建成指使,而元吉也有話說:「我就是想殺二哥,又怎麼會在自己府中動手?這肯定是大哥想嫁禍給我!」

我們甚至可以這樣猜測:齊王府死士在刺殺李世民的時候,是極有可能把太子建成一起干掉的,到時候只要說是老大老二一言不合動起手來互相擊殺就行了。

李淵總共有四個嫡子,老大建成老二世民,老三玄霸(字大德)于大業十年早逝,不管老大老二是怎麼死的,皇冠也只能落到老四元吉頭上了。

李建成把包藏禍心的李元吉當盟友,即使玄武門之變獲勝,他的皇位也坐不穩,因為他已經許諾讓李元吉當「皇太弟」,也就是做自己的接班人——李元吉怎會有耐心等著大哥自然死亡?

李建成找錯了盟友,同時也用錯了參謀長,而一直攛掇太子建成對秦王世民下手的,就是傳說中的「賈家(柳)樓四十六友」中的老大魏征魏玄成。

熟讀隋唐史書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那所謂的結拜是不存在的,但是魏征確實是瓦崗軍出身,應該跟秦瓊程咬金等人有過并肩戰斗的經歷,但是這位「魏大哥」卻一點都不念舊情,反而給太子出主意要害瓦崗群雄: 「薦元吉北討,乃多引秦王府驍將秦叔寶、尉遲敬德、程知節、段志玄與行……而盡擊殺叔寶等。」

這是一個損招,也是一個昏招:秦瓊和程咬金都是李淵欽封的開國公,享受著從一品待遇,并不完全是李世民的家將,而且秦瓊在李淵心中的分量極重,擊殺秦瓊程咬金,不但會得罪一大批功臣宿將,而且還會讓李淵大發雷霆,更重要的一點,是會把原本保持中立的秦瓊等人推向對立面。

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可能不太光彩,而且事先經過了密謀,這一點唐朝史官并不諱言,而李建成和李元吉之敗,對大唐來說未必是壞事:如果建成元吉在玄武門前斬殺了李世民,那麼肯定就沒有什麼貞觀之治了,秦瓊程咬金等瓦崗宿將被殺,手握重兵且極重舊情的李勣怎肯善罷甘休?李元吉幫助太子建成干掉了秦王世民,接下來他會耐心地當他的皇太弟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