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嚴蕊《卜算子》中的情與志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卜算子·不是愛風塵》

嚴蕊 〔宋代〕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嚴蕊(生卒不詳),原姓周,字幼芳,漢族,生卒年不詳,南宋中期女詞人。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書,后淪為台州營妓,改嚴蕊藝名,善操琴、弈棋、歌舞、絲竹、書畫,學識通曉古今,詩詞語意清新,四方聞名,有不遠千里慕名相訪。

在宋代的幾個女詞人中,嚴蕊的命運最為凄慘,她16歲時被其姑父賣入娼門,后來又被騙入軍營成為「營妓」。但她不失為一名出色的藝人,色藝雙全,據周密《癸辛雜識》:「善琴弈、歌舞、絲竹、書畫,色藝冠一時,間作詩詞,有新語。頗通古今。」而且有氣節。

據洪邁的《夷堅志庚》寫道:「台州官妓嚴蕊,尤有才思,而通書究達今古。唐與正(即唐仲友)為守,頗屬目。朱元晦(即朱熹)提舉浙東,按部發其事,捕蕊下獄,杖其背,猶以為伍佰行杖輕,復押至會稽,再論決。蓉墮酷刑,而系樂籍如故。岳商鯽霖提點刑獄,因疏決至台,蕊陳狀乞自便。

岳令作詞,應聲口占云:‘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岳即判從良。」

這個故事后來被凌蒙初寫進《二刻拍案驚奇》(即《硬勘案大儒爭閑氣甘受刑俠女著芳名》),情節更曲折,后人非常同情她的不幸遭遇,稱其為「俠女」。這個事件本身有許多糾葛纏繞不清,我們不必去討論朱熹與唐與正誰是誰非,嚴蕊在一個月內遭受多次酷刑,說明她的確有堅貞不屈的一面,否則,根本不用受這些皮肉之苦。

在這個背景下再來讀她的這首《卜算子》,更覺它的可貴。

《卜算子》這個詞牌,萬樹《詞律》以為取義于「賣卜算命之人」,嚴蕊用這個詞牌來表現自己的命運,實在是有點耐人尋味。女性在封建社會是一個弱勢群體,淪落風塵的妓女更是不幸群體里最為不幸的人,往往是悲劇伴隨她們的整個人生。她們的詞也往往是心靈深處的吶喊,雖然身處下位,一副傲骨卻不容小覷,正因為如此,當岳飛的后人岳霖讓她寫詞申訴的時候,便有了這首不卑不亢的鏗鏹之作。

這首詞的上闋寫自己的命運

「不是愛風塵」這種帶有強烈否定意義的話語表明自己「身心相離」,詞人并不甘愿淪落風塵,但卻又不得不過著這種屈辱的「風塵」生活,詞人因事人獄,自然會被視為生性[淫.蕩]的風塵女子。因此,這句詞中有自辯、有自傷,更是不忿的訴說。

命運總是愛捉弄命薄之人,詞人對這種不公平也不理解,所以她接著說「似被前緣誤」,也許是前世因緣所決定的吧,一個「似」字表明她對命中注定的命運的懷疑,這是一種似是而非的答案,這個問題誰也說不清、道不明,一種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和無可奈何的心理便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兩句詞里,一個用「不」,一個用「似」,一個語言堅決,一個語氣含糊,于是我們不得不對這位奇女子產生好奇。她身處下位,但卻有自己的追求,她受刑之時,獄卒曾勸她招供以免受皮肉之苦,但她卻說「是非真偽,豈可妄言?雖死,不能誣也「。寧肯被活活打死,也不說假話去傷害他人。

這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操守當真是不讓須眉。更難得的是,她有仁慈細膩的情懷,以己之心去觀照萬物,又借萬物的生長規律來展現自我的心意。

「花開花落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意思是說,花何時開何時謝總有一定的時候,而這一切都不依賴于花自身的意志,它乃是由掌管春天的天神東君來決定。

這句詞不禁讓人想起李珊的《攤破浣溪沙》詞「風里落花誰是主思悠悠」,詞意帶給人一種迷茫感傷。「花落花開」是比喻,「花落」比喻自己落難,「花開」比喻自己脫困。

這種含蓄委婉的表達極具藝術效果。表面上寫的是花,而且也寫出了花開花謝的自然規律,其實卻處處綰合自身,自己的身份柔弱似花,自己的命運凄慘如花,如果有人憐惜,她就能繼續開放,繼續她的生命旅程;如果沒有人憐惜,她必將凋零,命運就此終結。

一個「賴」字一下子就將長官岳霖推到了風口浪尖,對于她這樣凄楚可憐的命運以及富有智慧的才氣,又有誰能不憐惜她呢?這種表達既質樸,又深沉婉轉,既真摯又哀怨,字字發自肺腑。字里行間其實已經暗暗地把岳霖比做了護花的東君,既然命運掌握在岳霖的手里,對于這樣的弱勢群體,換了誰也不忍拒絕她「從良」的這點最低要求吧。

所以表面上寫的是自然景物,實際上是把自然景物的變化和自己命運的變化緊緊聯系在一起,這種表達不卑不亢,充滿睿智,余味不盡。

下闋寫自己的愿望。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在表達上一正說一反說,正面是說終究是要離開的,因為妓女吃的是青春飯,一旦年老色衰,即便是自己不愿意離開,也要被趕去從事其他工種。反面是說留下來嗎?我的這種獨特遭遇又怎麼能留下?

這兩句表達互為補充,把自己渴望脫離苦海的愿望婉轉地表達出來,表達「去」的意愿用的是「終須去」這種直截了當的口吻,而說到「住(即留的意思)」卻用的是「如何住」慨嘆的口吻,讓人一人眼就能知道她迫切希望從良的愿望。兩句一「去」一「住」,一正一反,一曲一直,將自己的愿望表達得既婉轉又明確。

最后一句進一步從正面把自己的意愿點明:「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全句的意思是說我不敢奢望是否有好的歸宿,哪怕讓我回到鄉村去過那種自由自在、「用山花代替金銀首飾」的貧窮生活,我也心甘情愿。

「若得」表明自己的愿望,出語留有余地,用的是祈求之語氣。「莫問」即不必去問,「奴」是自稱,「歸處」指歸宿。杜甫《新婚別》中就有「生女有所歸,雞狗亦得將」的說法。言下之意是說,只要能讓我脫離苦海,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我什麼都愿意。就把對當前這種生活的厭惡含蓄地表達了出來,同時也照應到開頭的「不是愛風塵」,首尾完整。

嚴蕊的詞,多清新質樸,如寫桃花的《如夢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這樣一位兼有思想和才華的人,卻被圈禁在歌樓舞館的小天地中,我們能夠感受到她內心深處那種渴望飛出「圍城」的強烈愿望。 從詞中我們能夠感受到嚴蕊真正的自我,真正的生活體驗,真正的悲歡憂愁。

這首詞的特點很多。其一,嚴蕊是以她特有的女性視角和女性筆觸去感知人生和抒寫情感,造成了其不同于一般男性詞人之作的特色。

雖然詞的境界比較狹隘,主要是抒發個人的情懷,但真誠坦率地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同時又絲毫沒有自輕自賤的成分,充分體現了女性的尊嚴。本詞之所以超塵脫俗,情操高雅,主要在于嚴蕊能夠以心寫心,并從逆境中自振,壓抑中自拔,痛苦中自強,因而能夠感動人心,形成更加高遠的意境。

其次,在情感表達上不是暢懷高歌,也不是一氣呵成,采用的是壓抑迂回、委婉曲達的方式。

因而婉轉曲折,情深意綿。我們能夠從詞里感受到女子在封建社會碰到的種種障礙和身心承受的巨大壓力,更能夠體會到潛藏在詞作內的郁勃震顫的感情激流,具有特殊的氣質。

最后,審美情趣上傾向于柔婉。由于這是一首在長官面前自陳心曲的詞,詞人一方面要表達自己的意愿,同時不能不考慮到陳述的對象,所以采取這種比較含蓄的表達方式。

但她并沒有因此而低聲下氣,而是不卑不亢,婉轉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意愿。本詞以「尋常口語」寫就,情真意切,明凈而又富于表現力,既表達了被侮辱被迫害者的心聲,又很好地抒發了其內在的氣質。雖然被迫失去了自由,但是并未屈服,在重壓下依然發出生命的呼喊,熱切地盼望著自由的到來。

透過這首詞,我們可以感知到當時妓女的艱難處境,這首詞雖然是嚴蕊的個人之作,但很具有代表性。她的遭遇是無數個不幸妓女的縮影。因此,這首詞中的呼聲代表的是當時整個群體的呼聲。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在表達對這個弱勢群體同情的同時,不得不欽佩她堅強的意志和人格,因為她的詞是她對不幸命運的不屈抗爭史。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我是遙山書雁,和您一起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淺析古詩詞中芍藥的意象

青裙玉面初相識,九月茶花滿路開——淺析古詩詞里「茶花」形象

夕窗明瑩不容塵,凌波仙子態娟娟——淺析古詩詞中水仙花的意象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古詩詞中梨花意象

誰念西風獨自涼,傷心深處是癡情——納蘭性德詩詞中的思念與才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