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守住荊州的三位能人,棄劉備投曹操,是不是被關羽張飛擠走的?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劉備手下的可用之才都少得可憐,武將不過關羽張飛趙云糜芳,謀士只有糜竺、孫乾、簡雍。

劉備跨有荊益并占據漢中之后,在人員調度上捉襟見肘,只能拆了東墻補西墻: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魏延成了漢中方面軍司令,荊州戰區只有關羽一人支撐,新的大本營益州,也就是張飛趙云二人可信——黃忠和馬超都是降將,而且身體也不太好:黃忠病逝于建安二十五年,馬超病逝于章武二年,這兩人都不可能參加伐吳之戰。

在東漢末年,「漢室宗親」「帝室之胄」的招牌,已經沒有多少含金量,織席販履的劉邦劉秀后裔,肯定不止劉備一個,有多少皇族當了販夫走卒甚至餓死溝渠,已經沒有辦法統計。

「宦官之后」曹操抓到了當時最大的一張王牌,也就是名正言順的大漢天子劉協,天下英杰趨之若鶩,諸葛四友中的徐庶徐元直、孟建孟公威、石韜石廣元,都投奔曹操當了中層干部,諸葛亮還曾大發感慨: 「魏殊多士邪!何彼二人不見用乎?」

徐庶進曹營后并沒有一言不發,而是當了「曹魏第二多嘴嫗」,也就是言官的二把手御史中丞。

石廣元和孟公威并沒有看在諸葛亮的面子上輔佐劉備,徐庶進了曹營之后也憑著能說會道找到了新飯碗。這三人來與不來、走與不走,對劉備來說都不算重大損失——他們在曹魏那邊也沒干出什麼名堂,當然也不可能對劉備有太大貢獻。跟另三位棄劉備而去的精英人才相比,徐庶、石韜、孟建似乎還差了一個檔次。

如果那三個比徐庶石韜孟建還強的人才都留在劉備陣營,似乎都比關羽更適合鎮守荊州,論起資歷和能力,他們都不在關羽張飛這兩個萬人敵之下,在某些方面,他們還要略勝諸葛亮一籌。

咱們今天要說的這三個人,讀者諸君最熟悉的,可能就是陳登陳元龍了。

陳登是劉備最看重的人才:「 元龍文武膽志,當求之于古耳,造次難得比也。」

劉備說陳登是當世罕見之才,這并非溢美之辭,陳登是真有能力,如果陳登鎮守荊州,江東孫家根本就不敢動歪心眼——陳登先把江東小霸王孫策打得棄船而逃,又把后來報復的孫權打得一敗涂地,兩戰殺了兩萬多東吳兵將: 「引軍詣賊(孫策) 營,步騎鈔其后,登手執軍鼓,縱兵乘之,賊遂大破,皆棄船迸走。登乘勝追奔,斬虜以萬數……賊(孫權) 望火驚潰,登勒兵追奔,斬首萬級。」

陳登不但作戰勇悍,戰略眼光也有獨到之處,他不止一次勸說曹操早點滅掉孫權以絕后患,曹操多年以后還為沒有采納陳登建議而懊悔不已: 「恨不早用陳元龍計,而令封豕(大豬,貪暴者) 養其爪牙。」

劉備能占據徐州,陳登居功至偉,劉備逃出徐州,陳登卻不肯追隨,這可能因為陳登是坐地戶,不肯跟著飄泊江湖,也可能是因為劉關張關系太近,自己進不了核心圈子。

陳登脫離劉備,在曹營先后做了廣陵太守、伏波將軍。可能是生活太安逸,陳登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喜歡吃生魚片,并因此埋下了病根兒——如果他一直跟著劉備東奔西跑,肯定不會死于寄生蟲病,他獨自或輔佐關羽鎮守荊州,孫權肯定不敢輕舉妄動。

在三國前期,陳登是東吳最大的克星,兩戰折損兩萬人,孫權心中陰影的面積,比六郡八十一州還大。

這里順便解釋一下:江東六郡八十一州并非完全虛構,六郡指的是丹陽、吳郡、會稽、豫章、廬陵、廬江,八十一州指的是八十一座城池,并非像荊州益州那樣的省部級區劃。

除了陳登陳元龍,劉備痛失的另外兩位大才,分別是牽招牽子經和田豫田國讓,這兩人跟劉備結識的時間,遠遠早于陳登陳元龍,甚至可能早于關羽和張飛。

關羽張飛有沒有和劉備結拜,他們是「恩若父子」還是「恩若兄弟」,正史和演義有不同的說法,牽招跟劉備結為刎頸之交,卻有石刻文字為證,《孫楚牽招碑》寫得很明白: 「君與劉備少長河朔,英雄同契,為刎頸之交。因恐為時所忌,每自酌損,在乎季孟之間。」

歷史跟蜀漢開了一個玩笑,劉備的刎頸之交牽招,后來成了諸葛亮伐魏的絆腳石: 「招以蜀虜諸葛亮數出,而比能狡猾,能相交通,表為防備……亮時在祁山,果遣使連結比能。比能至故北地石城,與相首尾。帝乃詔招,使從便宜討之。」

牽招在曹營的地位很高,曹操在世的時候,封其為中護軍、督青徐州郡諸軍事,這個職務,讓我們想起了劉備集團的常勝將軍趙云趙子龍,他是在劉備駕崩劉禪繼位后才升任中護軍的。

牽招曾經跟劉備關系很鐵,軍政能力都很不俗,但陳壽認為牽招的綜合素質還是比劉備的另一個老朋友田豫略遜一籌: 「牽招威風遠振,治邊之稱,次于田豫。田豫居身清白,規略明練。牽招秉義壯烈,威績顯著。豫位止小州,招終于郡守,未盡其用也。」

田豫沒有當上大州牧,牽招只當了郡守,承認認為這是大材小用,其言下之意,就是說這二位都有鎮守荊州、徐州、益州的能力。

田豫和牽招在《三國志》中同列一傳,田豫排名在牽招之前: 「劉備之奔公孫瓚也,豫時年少,自讬于備,備甚奇之。備為豫州刺史,豫以母老求歸,備涕泣與別,曰:‘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

田豫離開劉備,并沒有真的回家侍奉老母,而是先歸公孫瓚再投曹操: 「瓚雖知豫有權謀而不能任也,祖召豫為丞相軍謀掾,除潁陰、朗陵令,遷弋陽太守。」

田豫是參謀處長還是作戰科長,因為漢末官銜亂套而無法考證,但田豫文武全才卻是有據可查的:鄢陵侯曹彰征代郡以豫為相,也就是用田豫為參謀長: 「虜伏騎擊之,軍人擾亂,莫知所為。豫因地形,回車結圓陣,弓弩持滿于內,疑兵塞其隙。胡不能進,散去。追擊,大破之,遂前平代,皆豫策也。」

田豫跟劉備的刎頸之交牽招在曹魏陣營并肩作戰,田豫的地位似乎高于牽招,田豫是持節護烏丸校尉,牽招、解俊并護鮮卑,也就是類似唐朝都護府的大都護,而田豫是有獨斷專行之權的。

田豫像陳登一樣,對付東吳都有一套: 「孫權號十萬眾攻新城,征東將軍滿寵欲率諸軍救之。豫曰:「……城不可拔,眾必罷(疲) 怠;罷(疲) 怠然后擊之,可大克也……「豫輒上狀,天子從之。會賊遁走。后吳復來寇,豫往拒之,賊即退。

陳登、牽招、田豫,這三人似乎都可以算是劉備的老相識或起家班底,但最后都拋棄劉備而投奔了曹操,這就給我們留下了這樣的疑問:他們棄劉備而去,是認為劉備難成大事,還是和關羽張飛合不來?如果他們一直留在劉備身邊,其官爵能否高于諸葛亮、龐統、法正、關羽、張飛?這三個人鎮守荊州,孫權和呂蒙陸遜還能偷襲成功嗎?

在半壺老酒看來,劉備雖然知人善任,關羽張飛雖然忠心耿耿,但是劉關張三人的關系,卻可能是劉備集團發展的一個阻礙,諸葛亮初入劉備麾下,關羽張飛也曾表示過不滿,陳登、牽招、田豫離開劉備,是否跟關羽張飛有關,史料沒有記載,但是演義小說中似乎有一些描述——如果張飛肯聽陳登的話,徐州根本就不會丟。

這里面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陳登說話,張飛可以置之不理,關羽鎮守荊州的時候,陳登說話就會管用嗎?

任何時代的戰爭,打的都是資源,資源包括戰略物資,也包括精英人才,劉備所缺乏的,恰恰就是足夠的人才儲備,龐統法正關羽張飛辭世,黃忠馬超病危或病故,蜀漢集團能拿得出手的文臣武將少的可憐,而陳登、牽招、田豫、徐庶、孟建、石韜等人都在曹營混得不錯,一個都沒有掉過頭來幫劉備。

這時候問題就來了:這些人不是劉備故交就是諸葛亮摯友,他們為何依附被稱作漢賊的曹操而不投奔稱王稱帝的劉備?如果有這六人輔佐,劉備有沒有可能守住荊州進取中原一統三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