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后悔:楊志李逵張順招安后叛變、逃跑,我早該把他們全殺光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梁山一百單八將,在正史中只有三十七人,也就是宋江和三十六天罡,三十六天罡中有鐵天王晁蓋而沒有及時雨宋江——史料記載,宋江比三十六天罡的地位還高一級。

在《宋史》、《三朝北盟會編》、《建炎以來系年要錄》中出現了很多梁山好漢,黑旋風李逵和浪里白條張順招安后殺了主官叛宋投金,九紋龍史進自己當了皇帝,大刀關勝在濟南城對金作戰勇悍,結果卻被漢奸劉豫殺害。

歷史上那位「魯智深」跟我們熟悉的「魯大俠」十分相似,都是「生性嗜酒,放蕩不羈,剛果有謀,以義烈自名」的和尚,受經略相公委派施展反間計,臥底西夏干掉了李元昊的心腹大將野利剛浪和野利遇乞。

跟二龍山大當家花和尚魯智深不同,正史中的青面獸楊志卻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如果魯智深知道楊志招安后會臨陣脫逃坑死小種經略相公種師中、李逵和張順全都叛變,肯定會十分后悔:我早點把他們全都殺光,不就沒這事兒了?

咱們今天要聊的話題,是花和尚魯智深和青面獸楊志,這二位梁山好漢都跟老種經略相公種師道和小種經略相公種師中有過很多交集——老種和小種的稱號隨著時間推移不斷換人,他們之間的關系有時候是父子,有時候是兄弟,為了方便起見,咱們下文還是直呼其名。

我們把《水滸傳》和宋朝史料綜合起來看,楊志的綽號不應該叫青面獸,而應該叫楊跑跑,他第三次逃跑害死了小種經略相公種師中,這件事魯智深肯定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肯定會追殺楊志到天涯海角。

青面獸楊志在《水滸傳》中也不算什麼好人,他跟辜負君恩出賣朋友的雙鞭呼延灼是同一類人,都是不肯承擔責任,善于媚上欺下的紈绔子弟。

富貴無三代,清官不到頭。呼延灼和楊志都辱沒了大宋開國名將的名聲,呼延灼的惡行,看過水滸原著的都知道:梁山好漢幾乎誰都可以罵昏君奸臣,只有大刀關勝和雙鞭呼延灼沒資格——趙佶、蔡京、高俅對他們太好了。

楊志跟宋江一樣,丟官罷職都是自己犯了錯誤,宋江勾結生辰綱盜伙后又坐樓殺惜殺人滅口,在潯陽樓題反詩盡顯不臣之心,楊志是失陷花石綱后畏罪潛逃。

楊志一出場,就是為虎作倀。大家都知道,宋徽宗的主要弊政之一,就是大建園林大搞花石綱: 「豪奪漁取于民,毛發不少償。士民家一石一木稍堪玩,即領健卒直入其家,用黃封表識,未即取,使護視之,微不謹,即被以大不恭罪。及發行,必徹屋抉墻以出。人不幸有一物小異,共指為不祥,唯恐芟夷之不速。民預是役者,中家悉破產,或鬻賣子女以供其須。斫山輦石,程督峭慘,雖在江湖不測之淵,百計取之,必出乃止。」

殿帥府制使當時的任務,就是替昏君趙佶搜尋奇木怪石并押送到京城: 「所經州縣,有拆水門、橋梁,鑿城垣以過者,篙工、柁師倚勢貪橫,陵轢州縣,道路相視以目。(前面兩段黑體字出自《宋史·列傳第二百二十九佞幸》)

楊志翻船的事件在史料中也有記載,那一次不但丟了宋徽宗所喜愛的奇石,連押運者也基本都淹死了。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楊志幫著昏君奸臣橫征暴斂騷擾百姓,翻船之后也不肯承擔責任,他想走后門兒逃避懲罰: 「失陷了花石綱,不能回京赴任,逃去他處避難。如今赦了俺們罪犯。灑家今來收得一擔兒錢物,待回東京,去樞密院使用,再理會本身的勾當。」

從楊志的自述中,我們可以看出很多問題,他被大名府留守司上馬管軍下馬管民、最有權勢的梁中書(梁世杰)),提拔為管軍提轄使后,干的還是為虎作倀的差事,在押運生辰綱的時候,還是那麼兇殘暴戾: 「那十一個廂禁軍,擔子又重,無有一個稍輕。天氣熱了,行不得,見著林子便要去歇息。楊志趕著催促要行,如若停住,輕則痛罵,重則藤條便打,逼趕要行。」

楊志丟了生辰綱,大家都松了一口氣,楊志依樣畫葫蘆再次出逃,逃亡途中吃霸王餐時還要動刀子要殺人: 「結果了這廝一個,那廝們都不敢追來。」

楊志在水滸原著中的所作所為,既不是好漢行徑,也辱沒了先祖聲名,史料中的楊志更加可惡,就是他在與金兵作戰時臨陣脫逃,這才導致了小種經略相公種師中為國捐軀。

《三朝北盟會編》、《靖康小雅》、《宋江三十六人考》這樣記載: 「楊志降后,以攻方臘時嘗立戰功,故伐遼時得為選鋒軍統治。及種師中援太原,遂首先潰退,陷師中于死。」「金人先屯兵(榆次) 縣中,公(種師中) 擊走之,翌日,賊遣重兵迎戰,招安巨寇楊志為選鋒,首不戰,有間道徑歸,胡騎四集,官軍潰敗,公獨與親兵小校數百搏戰,遂力戰而死。」

楊跑跑楊志做事一向沒有擔當,為了茍全性命,他是能跑就跑,不管上級對他有多好,他做了錯事都不肯主動承擔責任,每次都是一跑了之,而昏君奸臣還真拿他沒有辦法。

《水滸傳》中的楊志在征方臘大戰尚未展開就「病了」,史料中的楊志,卻為臨陣脫逃坑死種師中而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中軍統治官王從道,朝服而斬于馬行市,志倡逃喪師,為一時罪魁,已與王從道同時處斬。」

宋軍的戰斗力低下,在榆次之戰中表現得很是突出,此戰在《宋史·卷一百九十三·志第一百四十六·兵七》詳細記載和深刻剖析: 「榆次之戰,頃刻而潰,統制、將佐、使臣走者十已八九,軍士中傷十無一二,獨師中不出……使師中有偷生之心,聞敗即行,亦必得出。一時將佐若能戮力相救,或可破敵。今一軍才卻,諸將不有主帥,相繼而遁。其初猶有懼色,既聞放罪,遂皆釋然。」

楊志之所以會成為楊跑跑,也是大環境使然:只要能跑得掉,就有機會赦免,只要錢花到位,就可能官復原職。

宋朝軍紀馳廢,將佐貪生怕死,就是孫武吳起復生,也只能徒喚奈何:那些不差錢兒的將門之后,繼承了先祖的官爵,卻沒有繼承先祖的品德,吃燒烤喝醉酒打老弱婦孺在行,在兩軍陣前,都會變成長腿將軍。

梁山小社會,社會大梁山。楊志是梁山一百單八將的縮影,梁山又是北宋暗黑朝廷的縮影,正史中的梁山好漢,比小說寫得還可惡。讀者諸君細看水滸原著,也會發現梁山上的忠義之士和敢戰之將,一個巴掌就能數過來,魯智深經常張羅散伙也是事出有因,讀者諸君可以替這位魯大俠設身處地想一想:那些朝廷軍官一被抓就投降,這樣的人放在抗金戰場上,有多少會變成「賊跑跑」?如果魯智深早知道楊志會臨陣脫逃,李逵張順叛宋降金,會不會和武松聯手,將他們打殺于禪杖戒刀之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