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射殺了晁蓋不用猜:當時的梁山好漢中,只有兩人擅長使用毒箭

#頭條創作挑戰賽#毒箭傷人是個技術活兒:一般人不會用,頂尖高手不屑用,用不好還會傷了自己人甚至自己。

我們看宋朝兵書《武經總要·前集·卷十二》,就會發現正規軍也會用毒藥,但是毒性一般都比較低,守城大殺器「糞炮罐」中用了大量狼毒、草烏頭、巴豆、皂角、砒霜、砒黃、斑蝥,穿透攻城者被擊穿透鐵后也不過是「成瘡潰爛」,守城者嘴里含著烏梅甘草就可「辟其毒」。

梁山好漢中被毒箭奪走性命的不止一個,但只有晁蓋死得最蹊蹺。金槍手徐寧杭州東新橋之戰中被毒箭貫穿脖子,七竅流血一天昏迷三四次,在沒有好醫生的情況下,半個月后才重傷不治。

晁蓋不大可能是史文恭射殺,于是大家都很懷疑梁山神射手小李廣花榮,也有人懷疑跟晁蓋在一起的雙鞭呼延灼,但是最有能力用毒箭射殺晁蓋的另外好漢,卻好像被大家忽視了。

徐寧之死,可能不是死于毒藥而是死于頸部重傷,晁蓋卻完全是被毒藥奪去了性命——臉上中箭,只要沒貫穿頭骨,那也就是個輕傷,三國時期的糜芳在當陽長坂之戰中「面帶數箭」還能開口誣陷趙云,可見他的舌頭還比較靈活,腦袋也比較清醒。

正史中的關羽在襄樊之戰中,也曾被龐德一箭射中腦門(小說中是射中左臂,正史中是龐德射關羽中額),但這都不影響他水淹七軍擒于禁斬龐德威震華夏。

關羽在進攻樊城時被曹仁用毒箭射中右臂,也沒有傷及性命,要沒有刮骨療毒,也就是廢了一條胳膊而已。

宋朝沒有熱帶雨林,當然也沒有見血封喉樹(箭毒木)和毒箭蛙,所以即使是宋朝正規軍,嚴格控制的毒藥武器,也不過是比較常見的幾種藥物混合而已,晁蓋臉上中的毒箭,顯然比宋軍制式裝備還要兇猛——宋軍的「糞炮罐」中使用的毒藥每種都是半斤起步,總計五斤熬煮淬煉成一斤半,殺傷力也僅差強人意。

不管是曾頭市還是梁山軍,要想裝備比宋軍還精良的毒箭,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幾支毒箭,少得可憐的一點藥性,也難以取人性命。

宋朝的兵器管制不是很嚴格,所以梁山好漢們行走江湖的時候,都可以扛著樸刀、掛著腰刀。但是不管是江湖游俠還是山賊水匪,想弄到制式弓弩,那都是十分困難的。裝備精良但戰斗意志薄弱的宋軍,在戰敗逃命時,都要先毀掉高級弩弓——逃跑可以,把尖端武器留給敵人,那就要殺頭。

大多數朝代都不禁止百姓擁有刀槍寶劍,但是卻絕不允許擁有鎧甲,弓弩也僅限于部分人使用,這就跟半壺老酒小時候生活在大興安嶺時一樣,只有少數人可以持證擁有獵槍和小口徑步槍。

我們那地方專有「獵民鄉」,幾十年前槍支并不罕見,最近十來年才全部收繳。梁山好漢活動的年代,也只有一種百姓擁有弓弩而不犯禁,那就是獵戶。

樸刀在宋朝百姓手中算生產工具,弓弩在宋朝獵戶手中,也算吃飯家伙,武松在景陽岡打虎之后,看見的獵戶「都拿著鋼叉、踏弩、刀槍」。

踏弩有兩種解釋,一種是用腳蹬拉開的強弩,另一種是帶絆索觸發的伏弩,但不管怎麼解釋,獵戶手中擁有弓弩在清朝以前都是官府不禁止的。

弩的精準度和殺傷力都強于弓箭,要想在暗夜之中將晁蓋遠距離狙殺,首選武器當然是強弩,像浪子燕青的那樣的「川弩」,射殺鳥雀可以,用來射人,顯然就是力不從心了。

晁蓋中箭的時候,燕青還在「三瓦兩舍打哄」,沒機會也沒動機射殺晁蓋,當時梁山一百單八將還沒有湊齊,下藥高手也就是孫二娘、朱貴、李立等少數幾個,但他們用的都是蒙汗藥而非毒藥——用了毒藥,「食材」就毀了。

擅長使用蒙汗藥的這幾位黑店店主,連弓箭都沒摸過,武功也很一般,而且他們下山行刺晁蓋,總會被人發現——梁山就那麼幾個酒店,不見了一個店主,總是要被發現的。

晁蓋親征曾頭市之前,宋江已經帶領梁山軍攻克了祝家莊,并意外收獲了幾乎沒有好人的登州派,在這個小團隊中,就有兩個專業獵戶。

登州派這兩個獵戶都很厲害,似乎還很陰險,比如那個獵戶大哥解珍,在施耐庵看來就很可怕: 「硬弓開滿月,強弩蹬撶車。解珍心性惡,人號兩頭蛇。」

解珍解寶的毒箭,是可以撂倒一頭三五百斤的猛虎的: 「那大蟲見了人來,帶著箭便走。兩個追將向前去,不到半山里時,藥力透來,那大蟲當不住,吼了一聲,骨淥淥滾將下山去了。」

解珍解寶是弓弩高手,也是用毒高手,他們用毒箭換飯吃,毒藥自然是隨身攜帶的,上了梁山之后,也不難重新配置,而且其他人也不會覺得奇怪。

作為一對出色的猛虎獵手,解珍解寶的野外生存和偽裝技能也遠勝其他梁山好漢,他們進了山林,就像魚兒入水,在曾頭市的叢林中潛伏三五天,根本就不會被人發現。

登州派的好漢做人都沒有底線,顧大嫂可以跟大伯哥孫立動刀子,孫立又坑死了師兄欒廷玉,在這個小團伙人員的眼里,只有利益而沒有義氣,為了自身利益可以出賣一切。

孫立拿師兄欒廷玉當了投名狀,為了更進一步,同樣可以主動請纓射殺晁蓋——只要不糊涂,都知道梁山不容二虎,而登州派是看在宋江的面子上投奔梁山的。

晁蓋死得蹊蹺,梁山一百單八將排座次更是詭異:清風山三盜跟宋江關系密切,沒有一個成為天罡正將;登州派首領孫立武功不在雙鞭呼延灼之下,也沒有成為天罡正將;登州派小弟、寸功未立的兩頭蛇解珍雙尾蝎解寶卻成了天罡正將。

讀者諸君都知道,天罡正將和地煞副將是涇渭分明的兩個階層,招安時天罡得金牌、地煞得銀牌,價值相差十倍;最后受封,天罡武節將軍、諸州統制,地煞是武奕郎、諸路都統領。如果解珍解寶沒死而是跟孫立一起回登州,他們兩個的官銜,就會比孫立高很多。

事出反常必有妖,解珍解寶位列天罡,不但孫立骨鯁在喉,就是神機軍師朱武、鎮三山黃信等人也會心有不甘:這兩個獵戶,武功一般人品一般,憑啥坐在我們上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