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宋江魯智深,另外四位好漢坐上頭把交椅,會把梁山引向何方?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很多人都為魯智深沒當梁山之主而遺憾:如果魯智深坐上頭把交椅,肯定不會卑躬屈膝收受招安。宣和三年是公元1121年,靖康元年是1126年,只要再堅持個五六年,「國際形勢」就會發生重大變化,宋江統領的梁山軍就跟王彥統領的八字軍一個性質了。

落草為寇前過慣了花天酒地錦衣玉食的生活,加入梁山后每天跟一幫廝殺漢大碗喝酒大塊吃肉,這對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貪官污吏和變節軍官來說,其實是一種折磨。隨著降將的大量涌入,招安的聲音逐漸成了主流,宋江不及早接受招安,不但自己受不了,那些懷戀過去生活的富貴好漢,也可能取走宋江的首級去納投名狀。

宋江陰險詭詐,看起來是梁山盜魁的最佳人選;宋江見識短淺,并不能帶領梁山好漢成就宏圖霸業。魯智深對梁山頭把交椅一點興趣都沒有,根本就不可能取代宋江,我們算來算去,除了宋江之外,只有四位梁山好漢當過或有可能當上梁山之主,這四人坐在頭把交椅上,會把梁山兄弟引向何方,就是咱們今天要聊的話題。

首先有一點可以肯定,「三山聯盟」盟主魯智深對「賊頭兒」的位置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他有「寧為雞首不為牛后」的想法,就根本不會帶著三山人馬加入梁山。梁山好漢排座次,這位種家軍提轄軍官居然坐在鄆城縣馬兵都頭朱仝之下,這要是換做其他人,可能早就拍案而起了。

魯智深并不在乎名位,他帶著弟兄們加入梁山,只是因為梁山比二龍山相對安全一些,能跟武二兄弟和史家兄弟聚在一起,操刀鬼曹正殺豬,母夜叉孫二娘下廚,魯智深團隊的生活過得比其他小山頭來的好漢都滋潤。

即使有為朝廷效命之心,魯智深也不會「現鐘不打卻去煉銅」:梁山軍跟蔡京高俅童貫殺出了血海深仇,在他們手底下混飯吃,隨時可能噎死或毒死,還不如領著大家去找老種經略相公種師道,那叫「歸建」而不是招安,種師道頂多將他訓斥一頓罰酒三杯,然后一個鍋里攪馬勺,大家還是好兄弟。

魯智深沒有坐上梁山頭把交椅并沒有啥奇怪和遺憾的,宋江見了很多原朝廷軍官都表示過要讓出自己的位置,但是見了魯智深卻從未說過類似的話,而是一口一個「吾師」,從不肩膀頭齊論弟兄——這是一種「拴馬樁」話術,時時提醒魯智深是個出家人,而出家人是當不了大盜魁的。

魯智深不想當也當不了,那麼除了宋江之外,曾經當過或有可能當上梁山之主的,也就是白衣秀士王倫、托塔天王晁蓋、玉麒麟盧俊義和小旋風柴進四個人了。

王倫當梁山之主,顯然是德不配位,他如果一直坐在頭把交椅上,梁山也就是能有七八個好漢千八百嘍啰,至少有三千精兵的芒碭山混世魔王樊瑞,早就起了吃掉梁山的念頭,即使林沖不發動火并,梁山也會被芒碭山吞并。

王倫就是個小地主格局,只想著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卻不知道亂世江湖一向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發展不起來的梁山,只能是被小魚吃掉的蝦米。

說托塔天王晁蓋是大號白衣秀士王倫,這肯定不準確,但是晁蓋既沒有招安之心,也沒有逐鹿中原之志,這卻是毋庸置疑的事實。晁蓋很寬宏大量,也很粗獷豪放,但是這位東溪村保正有點太「正」了——一個盜魁,居然還想做道德模范,要殺掉「偷雞賊」病關索楊雄和拼命三郎石秀,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晁蓋沒有擺正自己盜魁的位置,對宋江的架空行為毫不覺察,這說明他的江湖和官場經驗都比較欠缺,領導一幫土豪劣紳、山賊水匪、變節軍官,顯然是力不從心。

吳用正是看清了晁蓋不適合當梁山之主,這才一頭扎進了宋江的懷抱,連入云龍公孫勝也有些心灰意冷,所以晁蓋帶著五千人馬去征討有五七千人馬的曾頭市,吳用和公孫勝都袖手旁觀——如果吳用和公孫勝肯隨同前往,晁蓋根本就不會戰敗重傷不治。

晁蓋很江湖,但很不官場。梁山小社會,社會大梁山。梁山后來已經具有了小朝廷的規模,晁蓋面對諸多加盟小山頭,并不知道平衡與制衡的重要性,即使宋江不架空晁蓋,梁山也發展不起來。

晁蓋不能帶領梁山好漢殺出一個光明前程,玉麒麟盧俊義當然也不能,這位當鋪大掌柜空有一身本事,但是江湖和官場經驗幾乎為零,他最信任的大管家在他頭上種草,征方臘歸來不知急流勇退,還一廂情愿地幻想過富貴生活: 「正要衣錦還鄉,圖個封妻蔭子,我不曾存半點異心,朝廷如何負我?我聞韓信三齊擅自稱王,教陳造反;彭越殺身亡家,大梁不朝高祖;英布九江受任,要謀漢帝江山。以此漢高帝詐游云夢,令呂后斬之。我雖不曾受這般重爵,亦不曾有此等罪過。」

盧俊義兩次辭讓梁山主位,并非完全是謙虛,他知道自己真不是那塊料,他坐上都把交易,梁山馬上就會散伙,脾氣比較暴躁的魯智深、武松、劉唐、李逵都公開表明了態度,不是要「殺將起來」,就是要「各自尋趁」,反正是都不服盧俊義。

宋江救過很多人性命,盧俊義被梁山坑慘后又欠了眾好漢救命之恩,這樣的人,并不會被草莽英雄瞧得起。

除了王倫、晁蓋、盧俊義,還有一個資格更老的小旋風柴進也當過隱形的梁山之主,白衣秀士王倫很可能就是柴進恢復大周江山而埋下的一枚暗子。

柴進身世顯赫,錢財比宋江多了不知多少倍,跟江湖人物的關系也不錯,武松和林沖都等得他救濟。

如果柴進當了梁山之主,肯定會跟趙宋死磕到底,但是這個人有一個最大的弱點或缺點,那就是太過傲慢,這一點跟三國時期的袁紹有些相似: 「有姿貌威容,愛士養名。既累世台司,賓客所歸,加傾心折節,莫不爭赴其庭,士無貴賤,與之抗禮,輜軿柴轂,填接街陌。不妄通賓客,非海內知名不得相見。」

廣交江湖豪杰卻又把人分為三六九等,見了宋江納頭便拜,給林沖的銀子扔在地上,武松發瘧疾只能用鐵鍬裝點炭火在屋檐下取暖,柴進的公子哥兒習氣,注定了他會把梁山軍心弄散,如果他坐上頭把交椅,肯定是吆五喝六頤指氣使,魯智深等人根本就不會慣著他。

王倫、晁蓋、盧俊義、柴進,一圈盤點下來,我們悲哀地發現,原來這四個人,都不如宋江更適合坐梁山頭把交椅,他們并不能帶領眾好漢稱王稱霸,甚至連自保都很困難。

這時候問題就出現了:宋江這個梁山之主的「最佳人選」,最后把眾好漢帶上了招安的絕路、死路,力挺宋江上位的吳用、林沖、魯智深、武松、劉唐、李逵等人有沒有后悔?如果宋江也不是個稱職的盜魁,又有哪位好漢配坐梁山頭把交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