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別硬演,劉濤太端著、楊冪吳謹言濃妝艷抹,有人像極女警本尊

警察形象在影視劇中很常見。

但越是觀眾熟悉的身份,其實越不好演。而相比之下,女警的塑造難度更要高一些。演繹不到位就會成為槽點,繼而引發爭議。

比如《開端》中劉濤飾演的杜勁松。

杜局的設定是嚴肅沉著而冷靜。

這個角色雖然戲份不算多,卻是解開迷局的關鍵人物之一。可惜劉濤的演繹,讓人物失去了本該有的分量。

嚴肅沉著就是皺眉、瞇眼,外加拉著的臉、緊繃的嘴,分析案情尋基本就是靠托腮沉思。頭上過分蓬松厚實的假發、兩道長而濃的眉,又以超強的存在感搶走了觀眾的注意力。

在「演技和打扮都不可」的情況下,劉濤飾演的杜局就成了網友所說的全劇敗筆。

劉濤因演得差被吐槽,而李若彤則被指為「香港劉濤」。

去年上映的《神探大戰》中,李若彤飾演行動組組長黃欣。

既然是行動組的頭兒,設定又是氣場強大,怎麼想都該是能力出眾、行事干練的人物。但片中的黃欣,除了每次都被李俊搶先一步,對案件的分析也總是偏離事實。

「沒腦子」的人設本就不討喜,而近些年臉逐漸僵化的李若彤,在影片里又幾乎只會瞪眼大吼,看似強勢有氣場,實則空洞而尷尬,拉垮的表現讓觀眾忍不住給出「別再演戲」的建議。

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獵狐》中,王鷗出演了經偵警察吳稼琪。

外表柔弱、內心堅毅,還是金融系畢業的高材生,既有內外反差,又有精英設定,本該是很出彩的角色。只是說好的素顏出鏡,怎麼看都是帶妝。精致的眉型、殷紅的嘴唇,還有看似凌亂隨意,卻自帶慵懶感的卷曲長劉海,無不在降低觀眾對角色身份的認可度。

妝容造型跟人物不貼臉,王鷗本身的時尚冷艷感又總是讓人覺得她沒入戲。加上說台詞時氣息弱、不連貫,眼神戲缺乏感染力,由此被指全劇最差。

不過跟只是借背景設定,卻以談戀愛為主線的比,上面幾位已經算專業。

嘉行自制劇《暴風眼》中,楊冪出演國安警察安靜。頭腦冷靜、身手敏捷,用粉絲的話說就是「好颯」。

但實際上,劇中的楊冪除了造型跟過往有區別,表演還是一如既往的程式化。瞪眼撇嘴,說話蹦字,所有的肢體和表情似乎都只是在突顯「我好帥」。

妝容精致到睫毛根根分明、又彎又翹,過分單薄纖瘦的身材又讓打戲沒有說服力,動作還缺乏細節支撐。比如對練時,這完全放松毫無力度的手,哪有一點戒備蓄力的樣子?

還有《幸福還會來敲門》中的吳謹言。

劇中她飾演的方言在警校時門門成績第一,一心想要當刑警,卻在畢業后成了「片警」。

看造型,頭髮服帖整齊,睫毛膏口紅樣樣不落。加上高強度濾鏡,那叫一個精致唯美。咱也不是說女警不能化妝,但也不能太過不是?

不僅造型妝容不可,吳謹言的體態身姿也沒有警校高材生挺拔,人設又懸浮不接地氣,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很失敗。

而楊穎在《一場風花雪月的事》中,就更像是借拍戲之名跟黃曉明公費約會。

畢業一年,青澀單純不諳世事,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輾轉于兩個男人之間尋找愛情歸宿……這樣的設定加上楊穎的表演,讓首次出演警察的她除了服裝,哪哪兒都跟角色身份沒關系。

硬演導致失敗的女警角色各有各的槽點,演繹成功被觀眾認可的亦是各帶高光。

早些年香港警匪片中的「霸王花」們,從楊紫瓊到楊麗菁,從胡慧中到李賽鳳,她們英姿颯爽的女警形象,無不令觀眾印象深刻。

「霸王花」們之所以能成為銀幕經典,女星們或秀美或艷麗的外形固然是主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她們敏捷利落的身手、不畏生死的敬業精神。

近身搏斗、飆車跳樓、槍械對決……那種會讓銀幕下的觀眾為之熱血沸騰的激烈搏命場面,讓她們的演繹充滿了說服力。

曾經也是「霸王花」一員的惠英紅,演技如今已到「封神」級別。

《我的我的祖國》中的蓮姐全部戲份不過幾分鐘,惠英紅卻因演繹精彩而獲得了電影百花獎提名;《鐵探》中,她飾演的萬晞華心機深沉、手段狠辣,彪悍決絕的行事作風,以及氣場全開時的女王式霸道,都在惠英紅的演繹下立體傳神。

雖是反派,卻著實出彩。

TVB劇集《陀槍師姐》中,關詠荷飾演的朱素娥遭遇家庭危機后成為配槍女警,騰麗名飾演的陳三元自幼就想投身警界,認為巾幗不輸須眉。

雖然兩個人的成長經歷中也有感情線,卻因為故事主次分明,人設血肉豐滿,演員的表現又足夠出彩,繼而贏得了無數觀眾的喜愛。

內地影視劇作品中,塑造成功的女警形象也很多。

《重案六組》中的季潔,外在英姿颯爽,內在膽略、謀略一樣不缺,還有著單槍匹馬與嫌犯對決的身手。而飾演季潔的王茜,從外形到表演都撐起了人物設定。只看這隨時保持挺拔的身姿,就能讓人相信她演的是警察。

《鏗鏘玫瑰》中的陳數,大到造型妝容,小到持槍手勢,都跟角色高度貼近;《對手》中的顏丙雁,素顏出鏡、堅毅而彪悍,加上嫻熟進行「角色扮演」而毫無違和感的演技,被贊是「業內女局長天花板」;還有憑《紅海行動》中的「平頭女兵」佟莉被熟知的蔣璐霞,一身好功夫讓她自帶英挺豪邁之氣,不用演先已像了三分。

對比文中正、反示例,可見想要將女警察角色演得讓觀眾信服,造型妝容其實只是基礎,編劇筆下的人設,演員對人物氣質、神態和肢體動作的細節完成度,才真正是重頭。

因為后兩者,會綜合成為「職業氣質」,最終決定是否會被認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