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林沖難打贏,武松李逵殺不掉:這兩個地煞為何被宋江打壓?

梁山一百單八將排座次,就像歷朝歷代很多衙門封官賜爵:資歷深、能耐大、威望高的不一定能晉升,但是跟君主關系好、會來事兒、錢財多的,一般都能混個美差。

梁山小社會,社會大梁山。在梁山三十六天罡中,要論武功智謀和貢獻,小旋風柴進、撲天雕李應似乎都不應該排在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前面,阮氏三雄頭上,也不應該分別壓著混江龍李俊、船火兒張橫、浪里白條張順。

世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讀者諸君可能認為魯智深和武松排名低了,同時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在七十二位地煞副將中,還藏著兩個頂尖高手,這兩位高手能力之高,可以說是魯智深林沖難打贏,武松李逵殺不掉——李逵很可能見了他們就逃跑,但他們卻被宋江和吳用打壓成了地煞副將,而且在七十二地煞中的排名也不是很高。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這二位好漢被打壓成地煞副將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一個心太狠,一個心太高,都是宋江吳用忌憚的對象,盡管他們有不輸魯智深林沖武松的能耐,也只能在地煞副將的行列中,無奈地接受二等人的待遇。

地煞中排名第一的是原少華山九紋龍史進的兄弟神機軍師朱武,排名第二的是霹靂火秦明的徒弟站三山黃信,排名第三的是登州派老大病尉遲孫立——這就看出不公平了:登州派的小弟解珍解寶都當了天罡正將,而且排名還在浪子燕青之上,為何武功不弱于馬軍五虎將,魯智深林沖與之交戰也很難打贏的病尉遲孫立,反倒成了地煞中的老三?

孫立的武功,應該跟祝家莊總教頭鐵棒欒廷玉在伯仲之間,這一點孫立很不謙虛地跟宋江吳用吹過牛: 「欒廷玉和我是一個師父教的武藝。我學的槍刀,他也知道;他學的武藝,我也盡知。」

孫立能否打過欒廷玉暫且不論,他跟雙鞭呼延灼打成平手,那可是梁山好漢有目共睹的: 「兩個都使鋼鞭,卻更一般打扮,病尉遲孫立使一條竹節虎眼鞭,賽過尉遲恭;呼延灼使兩條水磨八棱銅鞭,左手的重十二斤,右手重十三斤,真似呼延贊。兩個在陣前左盤右旋,斗到三十余合,不分勝敗。宋江看了,喝采不已。」

呼延灼就像一桿秤,稱量過很多梁山好漢,最搶眼的表現,就是跟花和尚魯智深、青面獸楊志、豹子頭林沖都打成了平手,他跟林沖的打斗更是十分精彩: 「呼延灼自戰林沖。兩個正是對手,槍來鞭去花一團,鞭去槍來錦一簇。兩個斗到五十合之上,不分勝敗。」

即使孫立稍弱于雙鞭呼延灼,那也不是林沖和魯智深能輕易拿下的,魯智深和林沖要想在單挑中打贏孫立,估計至少也得大戰三百回合。

孫立有不輸于馬軍五虎將和步軍大頭領的武功,這樣的大高手,武松很難將其斬殺——和只會使鞭的呼延灼不同,孫立主兵是長槍,副兵是單鞭,他跟呼延灼以鞭對鞭,可能還留了后手。

黑旋風李逵無論是在馬上還是步下,估計都不是孫立的十合之將,他在兩軍陣前跟孫立撞上,如果跑得不夠快,那麼不是被長槍戳個透心涼,就是被鋼鞭打得萬朵桃花開,從此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宋江和吳用在安排天罡座位的時候,將孫立一腳踹進地煞行列,基本上沒人表示不滿,孫立也知道自己做事不地道,像他這種出賣同門師兄的人,已經犯了江湖大忌,在江湖人物占大多數的梁山上,是很難贏得廣泛尊重的——宋江吳用對他也是心存忌憚:我們做事就夠沒底線的了,沒想到孫立的心腸比我們還毒!

病尉遲孫立犯了江湖大忌進不了天罡,混世魔王樊瑞作為第二法師而只在大排行中位列第六十一,在地煞中也僅排在第二十五位,這就無論如何也難以服眾了——他這位芒碭山大當家,居然排在矮腳虎王英和一丈青扈三娘之下,您說這事兒上哪說理去?

混世魔王樊瑞是梁山最緊缺的人才,在入云龍公孫勝離開之后,遇到方臘手下的法師,就全靠樊瑞撐場子。

包道乙和鄭魔君先后斬殺了矮腳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還砍斷了武松左臂,最后這師徒二人都折在了樊瑞手上。如果梁山軍中沒有混世魔王樊瑞,宋江就只能再派人去尋找入云龍公孫勝,但是讀者諸君都知道,公孫勝是再也不可能幫宋江了——方臘有半個天子的福澤,公孫勝不會與之作對。

混世魔王樊瑞之所以被排在一個令人羞愧的座次,就是因為他太強了。

宋江上了梁山之后,很多小山頭紛紛慕名前來投靠,就連以魯智深為首的三山派也燒了自己的寨柵到梁山入伙,只有混世魔王樊瑞的芒碭山不給面子。

混世魔王樊瑞占據漢太祖高皇帝斬蛇起義的芒碭山,自己也起了問鼎中原的心思,他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要吞掉晁蓋宋江領導的梁山軍。

樊瑞的自信是有資本的,他自己還沒出面,兩個小弟八臂哪吒項充和飛天大圣李袞,就擊敗了九紋龍史進和神機軍師朱武、跳澗虎陳達、白花蛇楊春帶領的三千梁山新軍: 「兩個好漢舞動團牌齊上,直滾入陣來。史進等攔擋不住,后軍先走。史進前軍抵敵,朱武等中軍吶喊,各自逃生。宋軍(此處似應為梁山軍) 被他殺的人亡馬倒,敗退六七十里。史進險些兒中了飛刀。楊春轉身得遲,被一飛刀,戰馬著傷,棄了馬,逃命走了。史進點軍,折了一半。」

混世魔王樊瑞不但本領高強,而且跟梁山并不是一條心,他入伙梁山,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跟公孫勝學習高端道法,最后在梁山軍征方臘凱旋之際,也不肯入朝為官,而是帶著代拉師弟,一起去找帶拉師兄公孫勝去了。

像樊瑞這樣有能力而且不是一條心的好漢,宋江和吳用是不敢重用的——樊瑞的心太大,不是九五之尊就是九霄云外,梁山根本就拿不出能讓他滿意的籌碼,只好控制使用,能用一天算一天,至于高官厚祿,那就想都別想了。

像孫立和樊瑞那樣的有本事的人,因為心太狠或心太高,是不可能在梁山這個小社會中謀得高位的,讀者諸君見多識廣,對這二位好漢被宋江吳用打壓的原因,可能還有更高明的見解,所以最后要請教大家的問題,就是如果公平較量,病尉遲孫立能在魯智深林沖武松面前支撐多少回合?如果沒有入云龍公孫勝的等級壓制,混世魔王樊瑞的芒碭山,能否吞并梁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