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占鵲巢」男子投訴自家房子被他人裝修佔用,占房女鄰居:不給我裝修費我就不走

song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石先生向記者投訴稱,其家中一棟平房被女鄰居裝修後給霸佔,並在進出口安裝上了鐵門,導致其有家難回。記者介入後兩度趕往石先生所在地採訪,在聯繫到石先生女鄰居秦女士後,對方卻表示,該房原來是單位分給其前夫的。目前,街道辦事處正在調解中。

男子投訴鳩占鵲巢

「真是稀奇,我家的房子,結果被鄰居一女的給裝修了入住了。」48歲的石先生向記者投訴稱,他和其妻子陳女士在九十年代下崗前,單位將一套約12坪的平房分配給他夫妻兩人居住。石先生介紹,因為平房面積很小,而且梅雨季節容易反潮。

夫妻兩人下崗後,做起了小生意。2012年,攢夠了錢在城區購買了一套商品房,平房便用來出租貼補家用。因為房子破舊,而且是平房,在一年前便沒有再租了。近日,石先生想著去打理一下,但沒想到卻回不了家。

攔路的鐵門

「進出的通道裝了鐵門,而且還上了鎖。」石先生介紹,他家住的平房是在靠東面的倒數第二棟,門前是一排雜物間,早在去年年底的時候,他就發現在他家門旁邊和雜物間的通道上,建起了一處鐵門。當時他向社區打聽,對方解釋鄰居在裝修時弄得亂七八糟,為了不影響環境,社區便裝了一個道門。

聽完社區工作人員的解釋,石先生並沒放在心上。但此次準備回家打掃衛生時,發現鐵門仍然鎖著,隔著雜物間的窗子,他竟發現其家大門原來的木門被換成了更高級的門,而且室內還進行了裝修。

占房女鄰居回應另有說法

經打聽,石先生得知原來住在第一家的女鄰居秦女士將其房門撬開後,住進了他家的房子內,並進行了裝修。

石先生介紹,第一間分配給的是其原來單位的一名同事,後來夫妻兩人離婚後,那名同事的前妻秦女士一直住在這裡。

得知這一情況,他便隔著鐵門向女鄰居秦女士喊話,但對方卻根本不予理睬。為此,他報了警,但警官趕到現場後,女鄰居也沒讓他進去。

事後,他從社區了解到,鄰居秦女士提出,因為房子她進行了裝修,石先生需要支付裝修費她才願意退出來。

「我家的房子,未經同意給霸佔了,又沒要你裝修,憑什麼給裝修費?」為此石先生表示不可能掏這筆冤枉錢。

2月19日中午,記者趕到現場時,發現鐵門仍鎖住未開。門前小院一灘水漬還未幹,應該是室內有人居住。隔著門縫,記者看到第一間秦女士的大門上,插著鑰匙,但不管怎麼敲門,都無人應答。

石先生稱家門被換成了防盜門

「這本來就是我家的房子。」2月20日,記者再次趕到該處,但無論怎麼敲門,仍是無人開門。經過多方打聽,最終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了秦女士。

但其卻表示,那套房子並不是石先生的,而是分給她前夫的房子。秦女士介紹,這排平房共5套房子,是職工宿舍,1990年4月份建成。當時,秦女士前夫是一名職工,1990年7月份,該單位將這裡的宿舍分配給5名職工,其中就有她前夫的一套。

「那個時候,他們夫妻都不是職工。」秦女士說,入住不久,因其前夫的朋友兒子結婚沒有婚房,遂將原本分配給她的房子借給了對方當婚房,而自己借同事的房子住進了第一套房內。那對新人入住不久便搬走了,而此時石先生也談了一個女朋友,女孩的父親是其前夫的同事,兩家人比較要好,遂又借給了這名女孩子。該女孩搬走後,再後自己分的房子一直被石先生和其妻子占著。

採訪中,雙方各執一詞,都認為是對方占了自己的房子。

相關部門介入調查

記者現場觀察,這排是老式紅磚平房,顯得非常破舊,除了被門擋住的兩間,其餘的均無人居住。社區幹部彭雙紅介紹,由于雙方都稱房子是自己的,社區一時難以決斷,便通過原單位的留守人員打聽相關情況,但由于年代久遠,原來的資料根本難以找到。

爭議的房屋

原有關單位負責人劉建斌介紹,2005年改制,爭議房屋屬國有資產,目前產權由政府部門代管,針對這兩家的爭議,他們將安排原單位相關人員找到分配房屋相關資料,調查了解情況,在下周與社區幹部一起來做工作,爭取雙方達成一致意見。

目前該處房屋已屬危房,他們將積極向上彙報,將該處房屋納入舊城改制專案,依法依規解決爭議問題。

您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