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三句話傷了武松的心,他和李逵吳用花榮斃命,武松會說什麼?

#頭條創作挑戰賽#水滸原著說宋江「坐定時渾如虎相,走動時有若狼形」,這可能不是夸獎,因為三國時期的壞人司馬懿好像就是這模樣的。

如狼似虎的宋江惡貫滿盈,被奸臣毒酒了斷性命,實在是太便宜他了。宋江其實原本可以不死的,如果他真有半點義氣,就會把斷臂的武松帶在身邊照顧,以武松豐富的江湖經驗和敏銳的嗅覺和眼神,肯定會看出那欽賜御酒有問題,并可能在欽差不知不覺間將酒換掉。

宋江喝了偷換過的酒,蔡京高俅童貫等人也不會聲張,只要宋江識時務地辭官歸隱,奸臣們也沒那麼多閑工夫對付他,只要熬過三五年,金兵南侵,宋江振臂一呼,又可以拉起一支八字軍,與種家軍、岳家軍、韓家軍并肩作戰了。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知道,宋江實際是一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潯陽樓題反詩,是為不忠;為當押司而任由宋太公到縣衙告他忤逆,是為不孝,有不孝案底,就不可能走正途入仕;坐樓殺惜,制造青州城外屠村血案,是為不仁;拋棄傷殘的武松而任由其自生自滅,是為不義。

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宋江死于非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我們也很遺憾地發現,如此無惡不作的宋江,原來居然是可以不死的,如果不是他說錯三句話傷了武松的心,是有可能僥幸活到北宋關門、南宋開張的。

按照江湖規矩,武松和宋江的關系應該是極為密切的,小李廣花榮、黑旋風李逵都要略遜一籌。在宋江最親近的人中,能跟武松相提并論的,只有一丈青扈三娘——一個是結拜兄弟,一個是干妹妹。

宋江和武松一見如故四拜為兄弟,這就是江湖人最重視的義結金蘭: 「武松墮淚,拜辭了自去。宋江立在酒店門前,望武松不見了,方才轉身回來。」

如果這份感情一直保持下去,必將成為江湖上的一段佳話。但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相處時間長了,宋江就露出了真面目,武松也與他漸行漸遠,直到最后分道揚鑣形同陌路。

武松與宋江重逢的時候,已經大鬧飛云浦、血濺鴛鴦樓走投無路,只好去二龍山投奔花和尚魯智深。

得知武松即將落草為寇,宋江并沒有推薦他上梁山,卻想拉著他一起去投奔清風寨知寨小李廣花榮。

熟悉宋朝官制的讀者諸君自然知道,花知寨雖然級別較低,但性質和張團練、張都監是一樣的,武松戴罪之身,怎麼可能去自投羅網?

兩人分手之前,還說得比較融洽,直到宋江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武松就再也不肯吭聲了——宋江給武松畫的那張大餅,在武松眼里,跟三哥的國寶也差不多: 「兄弟,你如此英雄,決定得做大官。」

已經被高官坑慘的武松,聽見官字就反胃,宋江這個祝福,落到武松耳朵里,簡直就是嘲諷了,所以武松不再說話,臨別時像結拜時那樣,又拜了四拜,然后一言不發,揚長而去。

此時的武松,已經跟宋江有些志不同道不合的意思了:快意恩仇的打虎英雄武松視功名利祿如糞土,而押司小吏宋江卻腦袋削尖了想做官。

要沒有三山聚義打青州,武松和宋江就會江湖路遠永不相見,後來機緣巧合同在聚義廳(忠義堂)上聚首,兩人之間的分歧就更加明顯了,宋江那句話徹底激怒了武松: 「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

忍無可忍的武松當場發飆,魯智深對武二兄弟進行了有理有據的支持,眾好漢口雖不言,對宋江那不著邊際的夢想,肯定也是嗤之以鼻:「原來我們追隨的及時雨宋公明,跟蔡京高俅童貫是一路貨色!」

宋江盼招安,武松反招安,這就不是隔閡而是對立了。武松和魯智深胳膊擰不過大腿,最后只能隨大流受招安,卻以不脫僧袍不穿官衣表示抗拒。

魯智深穿袈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是真在五台山受過剃度的,度牒僧籍也是真的,而武松當頭陀,則完全是冒名頂替,連那副裝扮和兵器,也都不屬于他本人。假頭陀不肯恢復真面目,武松的心思,讀者諸君不用猜也知道。

武松不想做官,也不想受管,但是他很重感情,他之所以反對招安,也是怕兄弟們冷了心、散了伙。

豪氣干云的武松也有脆弱的一面,負傷斷臂之后,他難免有些自卑,所以才跟宋江說自己「今已殘障不愿赴京」。

讀者諸君請注意,武松說的是「不愿」而非「不肯」、「絕不」,只要宋江發自內心地表示不拋棄不放棄,武松已經變冷的心就可能溫暖起來,結果宋江那冷冷的四個字,直接把武松推進了冰窖: 「任從你心。」

宋江拋棄了武松,還給他安排了一個苦差事——照顧風癱的豹子頭林沖。

斷臂之傷,沒有一年半載是養不好的,武松生活尚且不能自理,宋江卻讓他照顧完全不能動彈的林沖,估計周扒皮穿越到宋朝,也不會這樣使喚自己的長工,就更別說武松和宋江還有結拜之情了。

宋江在江湖上闖出偌大名頭,除了黑白通吃揮金如土,就是狗掀門簾子——全憑一張嘴。他為什麼在跟武松說話時屢屢出錯?這我們就要從兩方面來分析了。

宋江肯定不會認為自己謀求招安是錯誤,這樣一來他就犯了第一個錯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污吏之猥瑣污染英雄之豪情。

貓頭鷹爪下的死老鼠,鯤鵬自然不屑一顧,宋江蠅營狗茍想當七品芝麻官,武松斬殺三品大員如殺豬宰羊,兩個人自然不在一個頻道上。

宋江犯的第二個錯誤,就是仰巴頜撒尿——只往上澆,他認為沒用的兄弟就棄如敝屣,卻不知武松即使只有一條臂膀,也能在江湖經驗和個人戰力上完勝李逵,也能救宋江性命。

宋江拋棄了武松,也等于拋棄了情義和生命,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在六和寺隱居的武松,在得知宋江李逵毒發身亡、吳用花榮自掛東南枝之后,會發出怎樣的感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