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四懸案有一樁無解:李逵不反對強盜搶民女,卻為何斧劈宋江?

#頭條創作挑戰賽#李逵是梁山首席兇徒,倒在他雙板斧之下的無辜百姓數不勝數。江州劫法場,李逵對著人群一斧一個,排頭兒砍將去,連晁蓋都看不下去了: 「不干百姓事,休只管傷人!」

李逵的眼里只有宋江,晁蓋的話根本就不好使。在宋江指使和縱容下,李逵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金圣嘆居然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甚至認為梁山一百單八將,只有李逵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

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自然會對金圣嘆的吹捧嗤之以鼻。李逵遇到比他強的就認慫,遇到比他弱的就掄斧: 「李逵正殺得手順,直搶入扈家莊里,把扈太公一門老幼盡數殺了,不留一個;小衙內倒在地上,朱仝便把手去扶時,只見頭(已被李逵) 劈成兩半個;李逵手起,望面門上只一斧,肐瘩地砍著,可憐韓伯龍做了半世強人(已入伙梁山) ,死在李逵之手。」

李逵自己承認殺人只是為了快活,但是被揍和被殺,在李逵看來就不是快活的事情了,所以他見了浪子燕青和沒面目焦挺、入云龍公孫勝,都比孫子還乖。宋江喝令將李逵推出斬首,李逵酒醒后居然也不忘討好賣乖: 「我夢里他不敢罵他,他要殺我時,便由他殺了罷。」

李逵是很善于演戲撒謊的,他前幾天還說夢里也不敢罵宋江,跟浪子燕青出了一趟差后,就對宋江揮起了板斧。

如果要評選水滸四大懸案,那麼李逵為什麼砍倒杏黃旗大鬧忠義堂,應該跟扈三娘為何嫁給王矮虎、宋江為何題反詩、晁蓋死于何人之手一樣入選。

宋江題反詩是酒后吐真言還是喝斷片胡說八道,宋江把扈三娘分配給王英別有用心,晁蓋之死誰是最終受益者,這些問題都有蛛絲馬跡可尋,只有李逵為何要跟宋江拼命,這件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李逵不但砍倒了旗桿扯碎了「替天行道」的杏黃旗,還要把宋江剁為三段,要不是梁山馬軍五虎將及時出手將其制服,梁山就會出現第四任寨主了。

至于這位第四任寨主會是玉麒麟盧俊義還是智多星吳用,亦或是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這個問題與本文無關,可以暫且放在一邊不提。

李逵發飆,離他最近的浪子燕青為何不將其一跤跌翻,步戰高手魯智深武松為何袖手旁觀,自然都有他們的道理,半壺老酒真正感到詫異的,是李逵并不反對強盜強搶民女,為什麼還要拿斧子砍宋江?

李逵并不反對強盜強搶民女,這在水滸原著中寫得很清楚。荊門鎮劉家莊劉太公哭訴自己十八歲的女兒「吃人搶了去」,李逵不但一點不同情,反而暴跳如雷破口大罵,好像強盜強搶民女,老百姓就該喜笑顏開拱手相送,哭天抹淚是不可容忍的: 「打脊老牛,男大須婚,女大須嫁,煩惱做甚麼?」

這也難怪李逵發火,從及時雨宋江到金毛犬段景住,梁山一百單八將半數以上是強盜出身,連花和尚魯智深和行者武松這兩位提轄、都頭也當過山大王,李逵的好兄弟矮腳虎王英,不知搶過多少民女,宋江對王英的特殊愛好,也只能付之一笑。

在李逵心目中,拳頭就是道理,弱肉強食天經地義,別說是搶幾個民女,就是把一村婦孺都殺光,他也不會手軟皺眉頭。

李逵是沒有姐姐和妹妹的,母親被沂嶺老虎吃掉,他也能一覺睡到大天亮才去收拾殘骸,這樣的人,自然是不會把陌生人的死活放在心上的。

如果劉太公不是誤以為那強盜是宋江,李逵根本就不會搭理。一聽宋江那又黑又矮的家伙也干這種事,李逵忽然變得生無可戀: 「俺哥哥原來口是心非,不是好人了也。」

宋江私下里跟李逵說過些什麼,或者有過怎樣的承諾,施耐庵沒寫,咱們也別瞎猜,但是接下來李逵的心理活動,確實能讓人嗅到不尋常的氣息:他想起了李師師,也想起了閻婆惜!

李逵為什麼會想起這兩位美女,又為何如此痛不欲生,半壺老酒有一個模模糊糊的想法,卻不敢明說,讀者諸君心中可能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咱們還是看看下面發生的事情,能否驗證大家的揣測。

宋江詢問李逵發狂的原因,李逵居然「氣做一團」說不出話來,這可不像一個殺人不眨眼李逵做派,倒像是一個被拋棄的可憐蟲——委屈、傷心、失望、憤懣,還有一些話不可以當眾說出來。

李逵心里有苦說不出,剛才不出手降服李逵的浪子燕青出現了,他施展伶牙俐齒,繪聲繪色地講述了「宋江強搶民女」的經過,然后還不忘替自己洗白: 「我再三解說道:‘俺哥哥不是這般的人。多有依草附木,假名托姓的,在外頭胡做。’」

燕青在表示不相信宋江作案之后,還借用轉述李逵之言的方式揭了宋江老底: 「李大哥道:‘我見他在東京時,兀自戀著唱的李師師,不肯放。不是他是誰?’」

李逵經燕青提醒,這才緩過氣來,掰著指頭歷數宋江過往的丑行,眾好漢沒有一人出聲打斷,連智多星吳用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在這場鬧劇中,本應出現而沒出現的,除了智多星吳用,還有宋江最親近的小李廣花榮、鐵扇子宋清。

魯智深武松看笑話可以理解,小李廣花榮跟宋江的關系那麼鐵,卻也看著宋江遇險而不救,這里面的問題可就大了:莫非小李廣花榮跟黑旋風李逵一樣,也是見得不宋江拈花惹草?

故事里的事,說是就是,不是也是。《水滸傳》之所以能名列四大名著,其中不但有打打殺殺,更有人情世故、草蛇灰線,幾乎沒有哪一段筆墨是多余的。李逵對宋江情深義重,連宋江提起來都掉眼淚,這對鐵哥們兒為了不相識的民女反目成仇,體現出來的可不是李逵的俠肝義膽。

李逵平生不認得半個俠字,在宋江面前更是膽小如鼠,他豁出一切要跟宋江拼命,絕不是路見不平一聲吼,而是傷心欲絕,至于李逵為何會如此傷心,那就得有請讀者諸君來揭曉最后的答案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