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好、賣弄、作假,熱鬧的直播間里,塞滿了「丟掉節操」的明星

曾「叱咤」影視圈的華誼兄弟,近日被曝四年來賠了63億,投資的錢收不回來,欠下的債還得咬牙還。

為了讓這個龐然大物正常運作,如今不得不進行裁員。

這個行業巨頭,曾霸占了將近一半的影視市場,這些年賣座的電影,都有它的身影。

從《集結號》到《八佰》,從《非誠勿擾》到《私人訂制》,當年華誼兄弟有多風光,如今的顯得有多凄涼。

華誼旗下,聚集著影視圈的各種大咖,鄧超、王寶強、黃曉明、李冰冰、楊穎……這些背靠大公司,曾動輒拿成千上百萬片酬的明星,如今也遇到了事業大低谷。

如今的局面,原因是多方面的。

2019年,相關部門針對影視界亂象,重拳出擊。

一個限薪令,就讓3000多家影視公司關了門。

然后又是持續三年的全球疫情,連華誼這樣的巨頭都撐不下去,更別提那些中小影視公司了。

與此同時,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短視訊的加速走紅,搶走了電影行業的一大塊蛋糕。

種種原因下,影視圈迎來了「寒冬」。

相關從業人員透露,當初熙熙攘攘的橫店影視城,去年開工的劇組,只有8個。

很多的演員和明星們,其實正處于失業狀態,往日「日賺百萬」的他們,早就開始急了。

靠臉和流量吃飯的迪麗熱巴,訴苦稱自己8個月沒戲拍,她自降身價想拍文藝片,結果連托底的團隊都沒找到。

連頂流都是這樣,那些不紅的明星和過氣的演員們,只會更難。

他們開始尋找新的變現之路,顯然,直播間是個好地方。

1

第一個靠著直播發家的明星,也許是李湘。

這個到處打造「貴婦」人設的女星,敏銳地察覺到了新的商機,急切地連「貴婦」人設都不要了,坐在直播間里,熱情地向看熱鬧的網友們推銷著鍋碗瓢盆、廉價的化妝品和日常洗漱品。

正是放下了明星的身段,李湘在那一年雙11的帶貨成交額,達到了驚人的1.3億。

她從中賺了多少呢?如果按10%的提成來算,短短幾個小時,李湘拿到了1300萬的報酬。

這還不算出場費。

一位做貂皮生意的商家,請李湘直播帶貨5分鐘,開出了80萬的報價。

盡管這次帶貨翻車了,5分鐘里一件沒賣出去,但出場費還是要如數奉上的。

其他明星都看傻了,還有賺錢這麼容易的地方!

隨后,大量過氣的明星的不紅的演員,涌了進來。

一時間,直播環境被搞得烏煙瘴氣,亂象叢生。

這些明星們充分發揮著自己的表演才能,賣東西時上演著一出出好戲。

和工作人員「吵架」,甚至「打架」,美其名曰是為了給網友爭福利。

故意放錯價格鏈接,讓網友們以為自己占了便宜,瘋狂搶購。

還有的明星,自稱為了粉絲甘愿賠本補貼,賺了票子的同時還要賺妳的同情。

……

真是「嘴上說得都是情誼,心里裝得全是生意。」

有些明星賺紅了眼,節操都不要了。

65歲的潘長江,先是以退為進,在直播時苦口婆心勸「嘎子」不要淌「帶貨」這碗渾水,引起網友關注后,潘長江搖身一變成了「潘子」,開始了自己的帶貨之旅。

為了多賣點酒,潘長江在帶貨時開始滿嘴跑火車。

「瓶蓋上鑲著價值百萬的寶石」這種話,他能臉紅不心不跳地說出來,旁邊的工作人員都聽不下去,趕忙解釋只是句玩笑話。

直播時,他將市面上售價4500元的酒,賣到4799元,然后還稱這個價格是他費了很大勁才爭取到的。

酒也不是什麼好酒,多半是一些勾兌酒,沒說他售假,已經是給足了面子。

最后,連央視都看不下去了,直接點名批評。

潘長江這樣的老演員,都搞成這樣,其他的二三線明星,就更是沒眼看了。

因出演《愛情公寓》中陳美嘉一角而走紅的李金銘,在直播帶貨中公開售假。

7000元的包,她賣399元,還說自己賠了60萬才爭取來的大福利。

知名品牌的口紅,她賣10元。

明眼人一看這就是假貨,但是李金銘卻拿著自己的名氣做背書,口口聲聲稱這是正品,試圖把網友當傻子。

最終,在一片罵罵咧咧聲中,李金銘被貼上了「騙子」的標簽。

帶貨一姐李湘,也因為直播陷入爭議。

在一次直播后,她的團隊將原本干凈整潔的出租房搞得一片狼藉后,沒有打掃就拍屁股走人,房主將此事曝光,引來了央媒的關注。

後來的明星直播帶貨,作假成了普遍現象。

戚薇在2022年8月份直播賣的面膜,被曝疑似是假貨。

網友還專門做了鑒定,結果戚薇團隊一邊稱已報警,一邊又將店鋪清空,操作奇怪得讓人看不懂。

演員曹穎在直播間出售一款手表時稱,王思聰都在戴。

她大吹特吹后,說爭取到了福利價1330元,但鏈接放上去后網友發現是9.9元,喜歡占小便宜的網友想著不到10元的價格,能上什麼當呢,于是紛紛下單。

最后才發現,這款王思聰都戴的手表,某寶上9.9元可以買2塊。

歌手楊坤,可能玩得更「狠」。

某次直播帶貨的時候,一位商家的商品銷售額達到了120萬,當晚商家高興得合不攏嘴。沒想到第二天一看,前一晚120萬的訂單,退貨的高達110萬。

但楊坤直播時的銷售額可是貨真價實的120萬,該商家只能含淚給楊坤提成,最后實在氣不過,向媒體曝光此事,懷疑楊坤團隊存在「刷單」的行為。

楊坤團隊自然做出了「否認」的回應。

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明星,為了多賺點錢,早就將節操拋之腦后了。

2

當直播間的收益超出明星們的想象之后,演員便不再鉆研演技,偶像也不把舞台當夢想了。

做了多年演員的舒暢,在直播間里變著花樣玩cosplay,賺的錢越來越多,僵硬的臉也能 擠出燦爛的笑容。

靠著《乘風破浪的姐姐》翻紅的趙櫻子,有了關注度后,沒想著怎麼在事業上精益求精,反而是將自己搞成網紅模樣,轉身就到直播間做起了生意。

熟練的話術,虛假的套路,高喊著榜一大哥的名字,像極了「某魚」顏值區的跳舞主播。

就連「娛圈女神」張柏芝,也放低身段,在直播間認真地吃著螺螄粉。

普通話不好的她,甚至都不用多講話,賣弄幾下姿色,銷量就上去了。

直播間里生意紅火,直播間外更是擠滿了想分一杯羹的過氣明星。

69歲的趙雅芝,為了增加人氣,每周都會上傳自己滑滑板、開卡丁車的視訊和動態,用命來引流,確實難為她了。

51歲的鐘麗緹,哪怕自己的身材并不符合咱們的審美,也要堅持做網友的健身老師。為什麼以前她不做這些?因為以前劉耕宏沒火啊。

而那些香港的老演員,看起來更是「悲涼」。

他們操著蹩腳的普通話,拍著一條條并不好笑的視訊段子,勉強維持自己的曝光度。

無戲可拍的TVB老戲骨,甚至靠著短視訊,飚起了演技。

他們的無奈,很多內地二三線的演員早已經嘗過。

19年前的熱播劇《征服》中,除了孫紅雷外,其他幾個主要反派演員,如今都成了短視訊博主,給網友們上演著各種回憶殺。

「影視圈寒冬」加上「流量至上」后,便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明星正在網紅化,網紅翻身做明星。

3

網紅做明星的前提,一定是流量高。

最開始從網紅轉型做明星的,應該是馮提莫。

只可惜生不逢時,那時影視圈的寒冬還沒到徹骨的程度,馮提莫轉型后遭遇了正規流量明星的壓制,事業發展得并不順利。

而隨后轉型的網紅劉宇寧,就幸運很多,靠著歌聲和長相圈粉無數,流量加身的他,如今的戲約甚至比科班出身的專業演員都要多。

更幸運的是趙露思。

沒做演員之前,她干過模特、走過泳裝T台,參加過「超女」,沒事干的時候便在網上發發視訊,當個快樂的小網紅。

誰都沒想到,讓她走紅的是網劇《我的皇帝陛下》中她搞笑的方言。

而明星想做網紅,首先要放下身段。

一向「厚臉皮」的陳赫,就是這方面的佼佼者,他是既得利益者,只要對自己有利,干什麼都不覺得丟人。

感情如此,掙錢也是。

直播間中的陳赫,懂得放下身段,混得如魚得水,比起拍戲,參加綜藝賺錢更輕松,比起搞綜藝,玩直播才是躺著賺。

而那些心中還有「信念」的演員,在直播時看到網友隨意打出的一句「晚節不保」,就能讓他老淚縱橫。

既然來了,就不得不放下臉面,賺錢嘛,不磕磣。

但轉念一想,要是都不覺得磕磣,是不是最終都會慢慢變成另一個潘張江。

4

當然,也有覺得這樣賺錢很磕磣的演員。

他們對演員這份職業,有自己的執念,覺得這是一份事業,心中還懷有熱愛。

這樣的人在娛樂圈不多,但他們卻堅持得很好。

有的演員,連廣告代言都不會接,更別說去直播間討好賣弄、弄虛作假了。

他們只想用影視作品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只不過,如今的影視圈,是流量為王。

只要有流量,沒演技的明星照樣一部一部地拍戲糊弄觀眾。

鞠婧祎年復一年地貢獻著爛片,但大IP《仙劍奇俠傳》卻再次讓她做了女主角。

表情都不喜歡做的王一博,難得在影視劇中露出笑臉,粉絲們會立刻尬吹「他的表情好豐富」。

33歲的楊穎,36歲的楊冪,為了討好年輕觀眾,還在各種「甜寵劇」中演著甜到發膩的姐弟戀。

能看的影視劇越來越少,而越來越多無戲可拍的演員明星又擠進了直播間,這是一個怎樣的循環?

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影視圈中充滿了只會賣弄顏值卻毫無演技的流量演員,而直播間里則塞滿了為名利丟掉節操的各種明星們。

剩下的,只有那些靠演技吃飯的真正演員,在影視寒冬中瑟瑟發抖。

這些演員,好不容易在一部熱播劇中表現出色而被關注,然后再戴上一頂早已準備好的桂冠,桂冠上刻著四個大字——大器晚成。

如今流量至上的娛樂圈,誰稀罕大器晚成,誰又想大器晚成?

當劣幣驅逐良幣,無論是在影視圈還是在直播間,最終為此賣單的,不正是普通觀眾和想買點便宜東西的網友們嗎?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