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忠封侯關羽羞惱,諸葛亮感同身受:這是劉備集團盛衰的轉折點

無論是正史還是演義,關羽藐視黃忠都有據可查。《三國志·卷三十六》中諸葛亮對劉備要封黃忠為后將軍、賜爵關內侯并與「與羽等齊位」表示了憂慮: 「忠之名望,素非關、馬之倫也。而今便令同列。馬、張在近,親見其功,尚可喻指;關遙聞之,恐必不悅,得無不可乎!」

諸葛亮用比較嚴肅的口氣勸阻劉備加封黃忠,劉備大咧咧地不以為意,以為一封信就能把關羽擺平: 「吾自當解之。」

不知道是劉備忘了做關羽的思想工作,還是做過了但沒做通,諸葛亮的擔憂變成了現實,在《三國志·卷四十一》中,關羽真的發怒了: 「先主為漢中王,遣詩(費詩,時為益州前部司馬) 拜關羽為前將軍,羽聞黃忠為后將軍,羽怒曰:‘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不肯受拜。」

劉備不聽諸葛亮勸諫,一意孤行封黃忠為后將軍、關內侯,結果導致關羽和劉備的矛盾公開激化,要不是費詩和稀泥的水平夠高,當時劉備集團就面臨著拆幫的風險——如果關羽跟劉備翻臉,肯定不會去投奔他瞧不起的孫權,離開劉備的關羽會奔向何方,讀者諸君心中想必會有一個比較一致的答案。

這時候可能有很多人感到不理解:長沙之戰黃忠明明贏了,關羽為什麼還瞧不起他?關羽拿黃忠說事兒,真實目的是要落誰的面子?

這個問題要從兩方面來回答:其一,正史中劉備南定四郡并沒有發生戰斗,「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范、零陵太守劉度皆降」,隸屬韓玄的「行裨將軍」黃忠當然也是跟著一起投降了,關羽對黃忠的第一印象,也就是一個低眉順眼地跟著韓玄投降的一個老兵而已;其二,在演義小說中,長沙城下那場單挑,黃忠確實是贏了,如果黃忠想殺關羽,第二天就能做到。

在《三國演義》第五十三回中,關羽第一天和黃忠大戰一百回合不分勝負,就想出了看似高明實則送死的「絕招」: 「老將黃忠,名不虛傳。斗一百合,全無破綻。來日必用拖刀計,背砍贏之。」

關羽可能不知道,或者說原本知道但一著急就忘了:施展拖刀計必須詐敗逃走,把后背亮給對手,如果關羽詐敗黃忠不追,就在背后張弓射箭,那關羽豈不是當場就掛掉了?

黃忠并不是一個很講武德的老將,有時候甚至有點只求目的不擇手段,他後來在定軍山之戰中跟夏侯淵講好走馬換將,夏侯淵如約放了陳式,黃忠卻玩了一把陰招兒: 「黃忠帶著夏侯尚,夏侯淵帶著陳式,各不與袍鎧,只穿蔽體薄衣。一聲鼓響,陳式、夏侯尚各望本陣奔回。夏侯尚比及到陣門時,被黃忠一箭,射中后心。」

黃忠不是不會背后放冷箭,但偏偏面對關羽那麼寬大厚實的后背不肯下手,心中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或許是他認為自己打不贏關羽,也奈何不得張飛趙云,長沙早晚易主,自己還是少得罪人為好;或許是跟關羽打了一天,已經有了英雄惜英雄的意思。

不管怎麼說,黃忠跟關羽第二天、第三天都屬于箭下留情,這一點關羽不應該不知道。但即使是在演義小說里,關羽也對黃忠表示了輕蔑: 「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子龍久隨吾兄,即吾弟也,位與吾相并,可也。黃忠何等人,敢與吾同列?大丈夫終不與老卒為伍!」

無論之從正史角度還是用演義眼光來審視關羽拒封事件,其性質都很嚴重:總攬荊州軍政大權的關羽不肯接受主公劉備的印信,可以理解為賭氣,也可以理解為大不敬,甚至可能被認為已經有了二心。

不管是正史還是演義,對劉備取得西川之后給手下的封賞記載都是一致的:關羽為前將軍,曹操從朝廷給關羽請來的漢壽亭侯爵位不變;張飛為右將軍,劉備在荊州時封的新亭侯爵位不變;馬超為左將軍,還是延續他原先的都亭侯爵位(漢朝侯爵從高到低依次是縣侯、鄉侯、名號亭侯、都亭侯、關內侯);黃忠為后將軍,賜爵關內侯。

漢中王劉備親封的四方將軍,三個爵位沒動,只有黃忠從白丁榮升侯爵,成了貴族,這就是劉備的不是了:既然你已經自封漢中王吃上了肥肉,就應該給跟你一起打天下老兄弟一口湯喝,要加官進爵,就應該普調一級,名號亭侯晉升鄉侯,都亭侯晉升名號亭侯,這時候你給黃忠一個最低等的關內侯,關羽就說不出什麼了。

讀者諸君都知道,劉備進位漢中王是建安二十四年的事情,而關羽在建安五年就已經受封漢壽亭侯,這個爵位他連頭帶尾做了二十年,直到他在荊州敗亡也沒變過。跟關羽一起為曹操效命、後來成為關羽手下敗將的于禁,已經是食邑一千二百戶的假節鉞左將軍了,而關羽還是一個空頭漢壽亭侯。

織席販履出身的劉備還是小氣了:封給屬下的食邑,是不是在自己手中都不打緊,因為誰也不在乎那點稅收,但是名號好聽呀——你就是把關羽張飛都封為縣侯又能咋樣?關羽跟了你二十年,用的還是曹操替他爭取來的漢壽亭侯名號,這事兒說出去都丟人!

我們把陸游的《訴衷情》和袁去華的《水調歌頭》改幾個字,就能形容關羽此時的心情: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荊州,曹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存漢室天山,身老荊州。」「記當年,攜長劍, 覓封侯 。而今憔悴荊州,客里嘆淹留。回首涿郡關西,隨分生涯可老,卒歲不知愁。」

其實不僅僅是關羽憤憤不平,劉備在給黃忠賜爵關內侯的時候,跟隨他多年的趙云趙子龍和軍師將軍諸葛亮,到劉備自稱漢中王的時候,還是個沒有任何爵位的「白身」。

劉備已經占有荊州、益州、漢中三地,其地盤暫時超過了孫權,封幾個大將為縣侯鄉侯根本就沒啥困難,但是劉備就是攥著爵位不肯發放,關羽之怒,也是在為其他兄弟鳴不平:劉備用人如積薪,後來者居上!

其實我們細品關羽那句「不與老兵同列」,就會發現他不是反對黃忠賜爵關內侯,而是為自己二十年爵位不動,劉備不給諸葛亮、張飛、趙云加官進爵而惱火:跟著你這樣的小氣主公打天下,實在是沒啥盼頭!

對關羽的憤懣,諸葛亮當然感同身受:要沒有我奔波江東聯孫抗曹,你現在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要不是趙云舍命救出阿斗,現在都沒人管你叫爹,你當了漢中王稱孤道寡,連降將黃忠都賜爵關內侯了,怎麼卻把我們一幫老人都給忘了?我這個雜號軍師將軍,能指揮有關內侯爵位的后將軍黃忠嗎?

關羽和劉備此次鬧僵,甚至可以作為劉備集團從盛到衰的轉折點:君臣離心離德,關羽發動襄樊戰役,劉備沒有派一兵一將支援,也沒給過一粒糧一把草,結果關羽俘虜于禁七軍三萬人后補給發生問題,只好去搶孫權的設在湘關糧倉,這才給了孫權徹底翻臉的借口。

劉備不顧諸葛亮的勸阻和關羽的感受,執意封黃忠為關內侯卻不晉升關羽張飛馬超爵位,這件事確實做得很不地道,而這件事引發的胡蝶效應,就是身在成都的劉備諸葛亮基本收不到關羽的前線戰報,對荊州危機毫無察覺,其結果是劉備丟了一半地盤,諸葛亮的隆中宏圖也化為了泡影。

劉備為什麼如此小氣,筆者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請讀者諸君來評理:劉備封黃忠為后將軍、關內侯,對關羽、張飛、趙云、諸葛亮公平嗎?如果您是劉備,會給這幾位追隨他多年的功臣宿將加封怎樣的官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