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叛國投敵,關勝腰斬地煞中的金國間諜,魯智深和武松會幫誰?

《水滸傳》的續書多得數不清,甚至有人說連通行版的《水滸傳》后五十回也是別人違背施耐庵原意的續貂之作。

這種說法并非毫無依據:在前七十回,宋江寫反詩表明心跡,要血染潯陽江口,還敢笑黃巢不丈夫,一百單八將排完座次后,梁山豎起了飛龍飛虎旗和黃鉞白旄,「替天行道」大旗色用杏黃,這些天子才可以有的排場,說明宋江已經下定決心要掀翻宋徽宗趙佶的龍椅,后五十回卻畫風突轉,宋江變成了「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的磕頭蟲。

《水滸傳》后五十回不好看,咱們今天就來看看從第七十一回開始的《殘水滸》:魯智深武松林沖沒死沒傷地投入種家軍,黑旋風李逵和雙槍將董平分別被扈三娘和程小姐射殺、毒殺,宋江也身陷囹圄,等待他的是阮氏三雄憤怒的拳頭。

《殘水滸》中魯智深武松依然個性鮮明,宋江吳用還是陰險奸詐:魯智深武松頭也不回地離開梁山去找老種經略相公,宋江和吳用則腳踏兩只船,在籌集二十萬貫金珠寶貝賠償蔡京、聯絡投降事宜的同時,又派金毛犬段景住到金國去講價錢——他們已經做好了叛宋投金的準備。

金毛犬段景住「聯絡成功」,在向宋江「報喜」的時候被大刀關勝一刀兩斷腰斬,也正是關勝這一刀,解開了通行版《水滸傳》前七十回的許多謎團:段景住怎麼就那麼容易偷到金國王子的照夜玉獅子馬?那匹寶馬為何獻給宋江而不獻給晁蓋?晁蓋之死,是不是宋江與金國默契配合的結果?金毛犬段景住是不是金國派到梁山潛伏的間諜?

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都知道,曾頭市的來頭不小,很可能就是金國深入大宋腹地的秘密聯絡點和藏兵之處: 「這老子原是大金國人,名為曾長者,生下五個孩兒,號為曾家五虎。去那曾頭市上,聚集著五七千人馬,扎下寨柵。」

金國人曾長者很有軍事眼光,他挑選的地方十分險要: 「周回一遭野水,四圍三面高崗。塹邊河港似蛇盤,濠下柳林如雨密。憑高遠望綠陰濃,不見人家;附近潛窺青影亂,深藏寨柵。村中壯漢,出來的勇似金剛;田野小兒,生下的便如鬼子。僧道能輪棍棒,婦人慣使刀槍。果然是鐵壁銅墻,端的盡人強馬壯。交鋒盡是哥兒將,上陣皆為子父兵。」

曾頭市已經被金人建造成了軍事要塞,父子夫妻齊上陣,孩子從小就接受軍事訓練,這就是金國的「猛安謀克」兵制。

看過《金史·卷四十四·志第二十五·兵制》的讀者想必還記得其中有這樣一句話: 「金之初年,俗本鷙勁,人多沉雄,兄弟子姓才皆良將,部落保伍技皆銳兵。諸部之民無它徭役,壯者皆兵,平居則聽以佃漁射獵習為勞事,有警則下令部內,及遣使詣諸孛堇征兵,凡步騎之仗糗皆取備焉。」

曾頭市在金人曾長者領導下,平時務農,戰時為兵,并且不斷搶購宋朝緊缺的戰馬,這就是我們常見的「招兵買馬,聚草屯糧,圖謀不軌。」

曾頭市有沒有跟宋江吳用取得聯系,通行版《水滸傳》沒有交代,但是段景住能輕易偷取金國王子的照夜玉獅子馬,然后又被曾頭市輕易奪走,這其中就有很多值得探究的秘密了。

段景住的相貌,看起來就不像中土人士: 「焦黃頭髮髭須卷,骨瘦形粗,生得奇怪。」

看過水滸原著的讀者都知道,赤發鬼劉唐的頭髮并不是紅色的,這個綽號的由來,是因為他「鬢邊一搭朱砂記」。梁山一百單八將,真正長得非我族類的,就只有這黃頭髮卷胡須的金毛犬段景住和碧眼黃須的紫髯伯皇甫端二人而已,說他們是川建國的遠房兄弟也不為過。

我們有理由懷疑那匹照夜玉獅子馬就是曾頭市要把梁山軍吸引過來殲滅的一件道具,來的人是晁蓋最好,是宋江也行——五千人梁山軍去打有五七千精銳且城高池深的曾頭市,那就是送貨上門。

晁蓋一腳踏入曾頭市設好的陷阱,就再也沒爬起來,宋江也順理成章地坐上了梁山頭把交椅,在《殘水滸》中,皇甫端和段景住又成了梁山軍叛宋投金的聯絡員。

皇甫端在金國當了官,段景住趾高氣揚地回到梁山,充當了金國的「李虞候張干辦」: 「段景住一騎先到山下,進了忠義堂,昂著頭,挺著胸,開口叫:「公明哥哥!天使已到,就在三十里外,頃刻進泊,大家作速冠帶,整隊下山恭迎。」

眾好漢一頭霧水之際,宋江大言不慚地站起來宣布: 「上次段頭領往北方去,聽得大金王子懸賞追尋那匹照夜玉獅子坐騎,勸宋江趁這機會將去進獻,果然大金王子非常之喜。同去的皇甫頭領,竟因此授職駕部郎中。趁便提起我們山寨里各位英雄,王子十分羨慕,稟明老皇帝,降旨招安。我們忠義堂上同人,頂高的授職節度使,最低也有散職指揮。所有誥身,俱已填好。只今接洽完備,將來大金進了中原,我們便是首功。」

宋江此言一出,眾好漢呆若木雞:原來滿口忠義道德的孝義黑三郎,早就下決心要當帶路黨了!

眾好漢目瞪口呆,大刀關勝站起身來,笑瞇瞇地走到段景住身邊「表示感謝」。段景住還在「很謙虛」地表示自己「因人成事,何足掛齒」,關勝大喝一聲「賣國賊」,唰地一聲拔出了腰間寶刀: 「段景住剛退得一步,寶刀已橫腰削來,拍達一聲,早成兩段,下半截身子倒在忠義堂上,上半截身子被刀口一撇,直撩到庭心里去,心肝血肉,流得滿地。」

在忠義堂上將段景住當眾腰斬,關勝帶血的鋼刀指向了坐在頭把交椅上的黑宋江: 「我們梁山泊上的旗號是‘忠義’二字,須容不得石敬瑭、毛延壽一流人物。今后大家監察著,倘有此事,被我等發現者,以此為例。」

宋江又驚又氣兩眼翻白,他的幾個心腹已經手按刀柄,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橫已經拍著手叫著好站了起來,那幾個心腹見勢不妙,只好訕訕地縮了回去,宋江轉過頭去想問吳用,卻發現這位智多星已經涼鍋貼餅子——蔫溜了。

關勝有魯智深武松等人撐腰,自然不懼宋江和他的一幫馬仔,叛宋投金之事就此不了了之,宋江威風掃地,眾好漢離心離德,不久就紛紛下山另謀出路,魯智深武松關勝林沖等人都去種師道麾下當了將官,連吳用也見勢不妙下山投降,在種家軍當了「經略判官」。

種師道人稱老鐘經略相公,吳用這個「經略判官」級別也不低:此官職全稱「簽書判官廳公事」,宋朝各路經略使、宣撫使、轉運使以下均設判官一職,算是高級僚佐。

關勝歸建后升任熙河路統制官,在探視羈押中的宋江時,當著阮氏三雄的面揭開了宋江謀殺晁蓋的真相:玉麒麟盧俊義捉住史文恭,豹子頭林沖曾經留意檢點他壺里的箭,結果發現沒有一枝刻過名字的,而且那支射殺晁蓋的刻字之箭,和史文恭所佩的弓也長短不配。

關勝還當面質問宋江:晁天王死后,你為什麼拖延著不肯出兵報仇?如果后來史文恭肯把照夜玉獅子馬還給你,晁天王的仇你就不見得再問了吧?

關勝的這兩個問題,在通行版《水滸傳》中也存在,而且這兩個問題宋江都無法回答,于是半壺老酒也有問題要請教讀者諸君了:以宋江陰險狡詐的性格,他會不會跟曾頭市互通消息坑害晁蓋?如果朝廷不接納,宋江有沒有可能叛宋投金?如果關勝腰斬段景住的時候,魯智深武松朱仝鼓掌叫好,惹得宋江喊打喊殺,是不是還有幾個梁山頭領,會站在宋江身后對關勝魯智深亮刀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