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崗軍五位悲劇英雄:王伯當可敬羅士信可惜,還有三位如何評說?

得瓦崗者得天下。

雖然瓦崗軍中并沒有演義小說中的賈家(柳)樓四十六友,但卻有當時最杰出的軍事家李勣(原名徐世勣,字懋功)、政治家魏征、第一猛將秦瓊,唐初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中,鄖國公張亮、盧國公程咬金、英國公李勣、胡國公秦瓊都是瓦崗軍出身。

除了早年投唐而畫像凌煙閣的這四位開國公,還是好幾位瓦崗英雄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加入唐軍或加入后又離開,也有人因過早犧牲而未能成為凌煙閣功臣,如果他們都活到唐太宗李世民貞觀年間,那麼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中,至少會有十人出自瓦崗軍。

秦瓊在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中排名最末的原因有兩個:其一,他從李世民登基就開始請病假,而且一病就是十二年;其二,他可能沒有參與玄武門之變,或者參與了而沒有對建成元吉下死手。

秦瓊是唐初第一猛將,這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均有記載——秦瓊用的雖然是馬槊,但卻是李世民的殺手锏: 「每敵有驍將銳士震耀出入以夸眾者,秦王輒命叔寶往取之,躍馬挺槍刺于萬眾中,莫不如志。」

第一猛將只在凌煙閣中排名居末,看起來比較委屈,但是與同為瓦崗出身的五位悲劇英雄比起來,他還算是幸運的:生前為上柱國、開國公、左武衛大將軍,薨逝后追贈徐州都督,陪葬昭陵,謚號為「壯」,還成了唐朝貞觀之后的門神,作為一位武將,也算是登峰造極了。

秦瓊辭世后,唐太宗李世民給了秦瓊超常的待遇: 詔有司琢石為人馬立墓前,以旌戰功。 在昭陵安息的所有大唐開國公爵中,只有秦瓊墓前有石人石馬——在貞觀十一年,也就是秦瓊辭世的前一年,李世民已經下令除了立有大功的宗室親王,任何人墓前不得有石人石馬,親王沒有大功也得不到的石人石馬,秦瓊卻得到了,這份殊榮是獨一無二的。

與秦瓊的名垂青史不同,那五位沒有榮登凌煙閣的瓦崗英雄,卻因為不同的原因過早謝幕,而身后評價,也是褒貶不一,很多人都認為王伯當走得可敬,羅士信犧牲得可惜,而另外三位瓦崗出身的英雄,則是褒貶不一,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有「小關羽」、「赤發靈官」之稱的單通單雄信了。

王伯當比秦瓊更早加入瓦崗軍,而且也沒有被俘投降的經歷(魏征李勣歸唐后都曾被竇建德俘虜而投降效力),但是卻被李密坑死了。

正史中的李密并不像小說和電視劇里演得那樣好色無能,他死后 「故人哭之,多有嘔血者。」

李密降唐而后復叛,其中原因很復雜,宋祁、歐陽修、范鎮、呂夏卿等人對此人此事的評價是 「禮賢得士,乃田橫徒歟,賢陳涉遠矣!噫,使密不為叛,其才雄亦不可容于時云。」

李密有雄心雄才,自然不會屈居人下,但是他的能耐,還是遠不如李淵李世民,降而復叛等于作死。這一點,已經在大唐榮任左武衛將軍的王伯當看得很清楚: 「義士之立志也,不以存亡易心。伯當荷公恩禮,期以性命相報。公必不聽,今祗可同去,死生以之,然終恐無益也。」

王伯當以死相報李密的知遇之恩,最后跟李密一起傳首長安,其實他才是真正的田橫——義不負心,忠不畏死,死得其所,死得可敬。

王伯當是否跟錯了人暫且不論,他從一而終不變節的忠義,似乎就比其他瓦崗英雄更可敬。

王伯當死得可悲而又可敬,秦瓊的好兄弟羅士信,則是死得十分可惜:他原本沒有必要犧牲,結果卻被李世民指揮失誤斷送了性命,而他舍命救出來的另一位瓦崗英雄,最后居然當了叛徒。

羅士信犧牲于洺水之戰,那一戰李世民指揮失當,老天爺也不幫忙: 「士信已入,賊悉眾攻,方雨雪,救軍不得進。城陷,黑闥欲用之,不屈而死。」

犧牲了羅士信,救出了一個叛徒王君廓,李世民做了一筆賠本的買賣,如果羅士信不是二十出頭就過早犧牲,其成就絕對不在蘇定方之下——所有瓦崗英雄中,羅士信是年紀最小的一個,如果羅士信尚在,就不用程咬金年近七旬還遠征西突厥了。

羅士信犧牲得很不值,也很可惜,他救出來的王君廓,就是小說中的「大刀王君可」,也是一員瓦崗出身的虎將,他比秦瓊還早受封上柱國: 「歸李密,密不甚禮,乃歸國(唐)。授上柱國、假河內太守、常山郡公。」

王君廓屢建奇功,李淵不但將其進爵彭國公,還把自己所乘的御馬賜給了王君廓,讓他騎著初入宮廷(這可能就是最早的「賜紫禁城騎馬」了——當然,唐朝皇宮不叫紫禁城): 「昔藺相如叱秦王,目眥皆烈。君廓往擊建德,李勣遏之,至發憤大呼,鼻耳皆流血,其勇何特古人哉!朕當不以例賞。」

王君廓是好人還是壞人,這個還真難以評價,但是他最后叛逃突厥,卻是不可原諒的: 「居職不守法度,長史李玄道數以法繩督,猜惑不自安。會被召,至渭南,殺驛史,亡奔突厥,野人斬之。」

洺水之戰的三個主要戰將,羅士信和王君廓是瓦崗出身,他們打的那個劉黑闥,原先也是瓦崗將領: 「隋末亡命,從郝孝德為群盜,后歸李密為裨將。密敗,為王世充所虜。世充素聞其勇,以為騎將。」

劉黑闥生擒羅士信后好言勸降,也是顧念瓦崗軍那段香火之情,但是羅士信更有骨氣,他寧肯犧牲,也不肯像李勣魏征那樣先保性命再圖歸唐(李勣找到機會,拋下被竇建德扣為人質的父親徐蓋而逃歸唐營,魏征似乎想在竇建德那里呆下去,結果跟竇建德一起,又被唐軍俘虜了)。

劉黑闥跟竇建德是好朋友,在竇建德被擒斬后,原本已經解甲歸田的劉黑闥聽說李唐對竇建德余部在趕盡殺絕,這才重整旗鼓登高一呼,給唐朝制造了很大麻煩,不但擒斬了羅士信,還大敗淮安王李神通、幽州總管羅藝聯軍,生擒薛萬鈞、薛萬徹,斬殺了定州總管李玄通、冀州總管麹棱、魏州總管潘道毅。

隋唐的某州總管相當于方面軍或軍區司令,劉黑闥一度成了唐朝的心腹大患,最后是太子建成用了魏征的攻心計,才離散了劉黑闥部眾,將其生擒后押到洺水城斬殺,以祭羅士信在天之靈。

王君廓和劉黑闥在加入瓦崗軍之前,人品似乎就不太好,史料說王君廓「無行,善盜」,劉黑闥「無賴,嗜酒,好博弈,不治產業」,但不管怎麼說,這兩人都是亂世英雄,如果他們一直幫著李淵李世民打天下,凌煙閣上肯定會有他們一席之地,因他們而死的羅士信勇悍不在秦瓊之下,在凌煙閣上的位置,也不會太靠后,那位忠義而死的王伯當,是一位文武雙全的人物,如果不被李密拉了墊背,其成就也不會小于鄖國公張亮。

前面咱們說的四位瓦崗英雄都有可能進入凌煙閣,而單雄信能否進入凌煙閣,那就得看李世民的心胸是否寬闊的——事實證明,李世民有時候也是心狠手辣睚眥必報,單雄信曾饒他不死,但他卻不肯放單雄信一馬: 「秦王圍東都,雄信拒戰,槍幾及王,徐世勣呵之曰:‘秦王也!’遂退。后東都平,斬洛渚上。」

這五位瓦崗悲劇英雄,爭議最大、最難評說的就是這位單雄信:有人說單雄信反復無常出賣了瓦崗軍,也有人說單雄信是為了替故友、舊主翟讓復仇而忍辱負重,終于找到機會對李密反戈一擊,看在老戰友李勣的面子上放棄了斬殺李世民這件蓋世奇功,正彰顯了單雄信的義薄云天。

武則天立無字碑,是認為「是非功過,自有后人評說」,但是不同的人看不同的資料(包括演義小說和官修正史),對同一個歷史人物,也會給出不同的評價。讀者諸君細看這五位瓦崗悲劇英雄的的登場與謝幕,是否也會思考這樣的問題:如果羅士信、單雄信、王伯當、王君廓、劉黑闥一直為大唐戰斗到李世民修建凌煙閣,有幾人的畫像會掛在那里讓后人瞻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