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從小缺失父愛的李雙江長子,54歲時成了父親的晚年依靠

李雙江已經83歲了,而他溺愛的幼子李天一,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才能出來和一家人團聚。

十年前得知李天一的所作所為后,74歲的李雙江被氣到住院,無法下床。妻子夢鴿為兒子的事情忙著四處奔波,一時間李雙江身邊連個照顧他的親人都沒有。

最終,是李雙江早已不管不顧的長子李賀,來到老父親的身邊,擔起做子女的責任。

那時的李賀,已經是44歲的中年男人了,哪怕他從小就沒有父親的陪伴,但畢竟血濃于水,父親的生活和健康,一直是李賀心中的牽掛。

83李雙江可能不會想到,自己不管不顧的長子,會成為他晚年生活的依托。

他心中可曾有過愧疚?

1990年,51歲的李雙江和自己24歲的學生夢鴿舉行了婚禮。

婚禮結束后,李雙江接到了一通越洋的祝賀電話。

打電話的人叫李賀,是李雙江和前任妻子丁英的兒子。

此時李賀在國外留學,得知父親娶了一個只比自己大2歲的女人時,他心中百感交集,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打了這通電話。

1963年,李雙江和丁英在新疆歌舞團相識,丁英是當時歌舞團人氣很高的舞蹈演員,追求的人很多。

李雙江雖然剛進單位不久,但他師從知名音樂家蔣英(錢學森的夫人),自己的音樂天賦又十分出眾,備受單位領導的器重。

郎才女貌的兩個年輕人,很快互相欣賞并確定了戀愛關系。

感情穩定之后,李雙江卻不想結婚,他的家境并不好,擔心不能給丁英一個安穩的未來。但是丁英毫不在乎物質條件,她知道這個男人未來一定能有所建樹。

結婚后丁英生下了兒子李賀,她以為自己能幸福地過著安穩的小日子,但此時李雙江的精力全撲在事業上,因為他不甘心一輩子都留在這里。

兒子出生后的頭幾年,李雙江基本上都在外地演出,休息時也在鉆研歌唱技巧,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丁英一個人在操勞。

兒子李賀總是問母親爸爸去哪了?

丁英只能痛心又無奈地解釋道:爸爸工作很忙很辛苦,一直在外面演出。

1971年,李雙江終于等來了事業的轉機,被調入北京總政歌舞團。

此后的日子里,他演唱的《我愛五指山,我愛萬泉河》《拉著駱駝送軍糧》等歌曲紅遍祖國大江南北,李雙江也成為人們喜愛的歌唱家。

調到北京后,李雙江把妻子和兒子也接了過來,表面上一家人團聚了,實際上此時的李雙江事業正處在上升期,更加沒有精力和時間照顧家庭。

兒子李賀從小缺少父親的陪伴,到北京上學又受到同學的排擠,還被大家稱為「沒有爸爸的孩子」,心中的委屈只能和母親傾訴。

丁英心疼自己的兒子,對李雙江這種不管不顧的做法逐漸不滿,夫妻兩人經常為此爭吵,感情慢慢出現裂隙。

李賀12歲那年,丁英終于忍受不了常年的冷戰,提出了失婚。李雙江答應得很痛快,甚至連兒子的撫養權都沒怎麼爭取就同意了。

隨后,丁英帶著兒子回到老家,她把精力都花在陪伴兒子身上,盡量彌補孩子缺失的父愛。

李賀也非常懂事,學習成績一直很優秀,順利地考上了大學,并靠著優異的成績取得了留學的機會。

李賀擔心自己去國外沒人照顧孤單的母親,但對丁英來說,兒子有出息就是自己最 大的欣慰。

留學期間,李賀半工半讀,沒有問母親多要一分錢。

一次在和母親的通話中,他得知了父親再婚的消息,猶豫很久之后,他在父親新婚的那天打了一通祝賀電話。

丁英失婚后就決定不再嫁人,而李雙江很快就有了新的感情。

李雙江看中的女孩,叫劉清娣,是自己的學生。劉清娣也被李雙江的風采所折服,兩人很快傳出了戀情。

劉清娣還有個別名,叫夢鴿。1984年她發行了自己的單曲 《我是妳夢中的鴿子》,隨后便改名夢鴿。

這段戀情備受爭議,兩人年紀相差27歲,還是師生關系,一時間各種傳聞鬧得沸沸揚揚。

夢鴿的父母也極力反對這段感情,哪怕專門從湖北來到北京,也沒能阻止兩人的這段戀情繼續發展。

和李雙江結婚后,夢鴿很快便調入總政歌舞團,而李雙江也完全沒有了上一段婚姻時對家庭的那種不管不顧,他變成一個非常顧家護妻的好男人。

1996年,夢鴿為56歲的李雙江生下了兒子,并起名李天一。

又是「天」,又是「一」,能看出夫妻倆對這個孩子寄予了多大的期望。

和對待長子李賀的方式完全不同,李雙江對幼子溺愛至 極,孩子想要什麼就給什麼,并動用自己的關系和資源,讓李天一從小就成為「優秀」的孩子。

隨后,大家就看到了5歲的李天一擔任了申奧大使,給他教音樂的是音樂學院的教授,教書法的是清華教授。

李雙江還在雜志上署名發文夸贊自己的兒子稱:我兒子8歲能背二百多首唐詩,唱幾十首歌曲,被大家稱為‘小天才’。

對著鏡頭的面,他表示自己不敢嚴格教育兒子,害怕得罪他。

夢鴿更是在采訪中對著鏡頭稱:自己的兒子以后一定要得諾獎。

在這種呵護下成長的李天一,沒有朝著父母期望的方向成長,反而逐漸成了一個驕橫跋扈的熊孩子。

小學5年級時,李天一動手打了班上的一名女孩子,李雙江不但沒有教育孩子,反而是打電話給學校領導,希望老師不要過度批評李天一。

13歲,到美國念書的李天一把洗衣粉倒入同學的飲料中,隨后兩人發生沖突,李天一放話稱:回國我就弄S妳。後來李天一因屢次惹是生非,被學校開除。

15歲,李天一開著價值四十多萬,改裝費30多萬的寶馬與同一小區的彭姓夫婦因讓車問題發生口角,隨后李天一動手毆打彭姓夫婦,夫妻倆被打得頭破血流后,他還指著圍觀群眾囂張地喊道:誰敢報110!

李天一的囂張和蠻橫,并沒有嚇退眾人,反而引起大家的反感。當時圍觀的人們將李天一一伙連人帶車一起圍住后果斷報警。

隨后,這件事被媒體曝光,引起很大的議論。

事發后,李雙江沒有想著怎麼教育兒子,反而是帶著很多穿制 服的人,來到醫院看望被打的夫妻,希望他們大事化小,低調處理。

但彭姓夫婦沒有被李雙江的身份和眼前的陣勢嚇倒,他們態度堅定地選擇了依法處理。

隨后,15歲的李天一被收容教養一年。

哪怕兒子已經成了這樣,李雙江和夢鴿依舊覺得孩子沒錯,認為氣勢凌人才叫年輕人。

在李雙江夫婦的縱容下,李天一終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2013年,16歲的李天一和他的幾名同伙,將一個女孩帶到賓館后強行輪流與其發生關 系。

此事被曝光后,引發強烈的關注,相關部門也十分重視,很快理清了案件脈絡并將李天一抓捕歸案。

李雙江得知兒子犯下此等傷天害理的事情后,一氣之下病倒,臥床不起。

而李天一的母親夢鴿,則四處奔走托關系,妄圖給兒子脫罪,還一度稱「女孩是故意引誘自己兒子犯錯」。

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李天一最終還是穿上了囚衣。

當時李雙江已經74歲,妻子夢鴿四處奔走沒有時間照顧他,被氣得臥床不起后,身邊一時間連個照顧他的親人都沒有。

這個時候,已經44歲的李賀,出現在父親的身邊忙前忙后,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李賀沒有抱怨自己缺失父愛的童年經歷,反而是為了開導老父親想盡辦法,他帶著李雙江外出散心,經常做點家常菜讓父親感到家的溫暖。

慢慢地,李雙江接受了現實,心結解開之后,身體慢慢也好了起來。

也許是怕李天一出來后沒有足夠的物質條件,年邁的李雙江在此后的幾年中,竟然還接了很多次商演,成為當時網友關注的焦點。

對此,長子李賀并沒有過多干預,只要老父親過得開心,身體健康,他就覺得足夠了。

如今,李賀已經54歲,事業有成家庭幸福,能照顧已經83歲的父親安享晚年,對他來說是一種責任和義務,哪怕他從小就沒有嘗過父愛的滋味。

幾十年中,李雙江將自己的愛全部給了幼子李天一,卻忽略了長子李賀,錯過了他的成長,缺失了應有的陪伴。

在事業上,李雙江是成功的,但在兩個孩子的教育上,李雙江都是失敗的。

對幼子過于溺愛,與長子過于冷漠。

多虧李賀的母親丁英為孩子樹立了良好的三觀,讓李賀在沒有父親陪伴下也能健康成長,她并沒有在孩子面前說過李雙江的不是,反而是讓孩子和父親一直保持聯系,有一個良好的關系。

正是因為母親的正確教育,才讓李賀有了踏實、謙遜、孝順的品性。

反觀李天一的母親夢鴿,她對孩子百般嬌慣,甚至還在李天一犯罪后,還想方設法為其開脫。

李天一從小享受著父親給予他的各種資源,在父母的溺愛之下,逐漸變得嬌蠻跋扈,最終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李雙江更是沒想到,那個從小缺失自己陪伴的長子,竟會成為他晚年的依托,這是一種幸運,還是一種悲哀,可能只有李雙江自己心中清楚了。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