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楊修賈詡知道:謀士有三個錯誤犯不得,主公有三片逆鱗碰不得

#頭條創作挑戰賽#曹操麾下猛將如云謀臣如雨,其中最優秀的謀士按照《三國志》的排序,前二十位先后是荀彧、荀攸、賈詡、崔琰、毛玠、徐奕、何夔、邢颙、鮑勛、司馬芝、鍾繇、華歆、王朗、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劉放、劉馥。

曹操任命的「司徒府掾」劉馥后來升任揚州刺史: 「數年中恩化大行,百姓樂其政,流民越江山而歸者以萬數。」

不太被人熟悉的謀士劉馥尚且能把一州之地治理得井井有條,其他的就更不用說了。我們根據不同特點,大致可以把曹營謀士劃分為三類:其一,德才兼備;其二,有才無德;其三,才能不是特別優秀但品德十分高尚。

曹操的「求賢令」在表面上把標準放得很寬,好像不仁不孝也不要緊,實際上真正不忠不義不仁不孝的,在曹操那里也混不好,那些十分驕傲喜歡翹尾巴的,基本都會被一刀兩斷。

曹操、劉備、孫權都是人中之龍,也都有碰不得的逆鱗。韓非子在《說難》中描述了說客謀士的危險: 「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人主亦有逆鱗,說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則幾矣。」

謀士是靠眼睛、腦袋和舌頭生存的:要審于量主,還要知道主公喜歡什麼,更要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基本就離死不遠了,我們可以稱之為謀士觸碰了主公的底線和禁區,也就是犯了謀士常犯的三個錯誤。在三國著名謀士中,賈詡一帆風順,楊修身首異處,荀彧郁郁而終,這三個謀士的不同結局告訴我們:主公有三個禁區碰不得,謀士有三個錯誤犯不得。

不管在什麼時候,也不管是謀士還是謀主,也都只有建議權而沒有決策權,如果越俎代庖,那就是離死不遠了,只要稍微精明一點的謀士,都不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

謀士經常犯卻犯不得的第一個錯誤,就是顯得比主公還聰明,這就是沒把握好表現的尺度:太蠢的謀士不值錢,太聰明的謀士不討喜。

楊修之死,咱們上學的時候都學過,即使他沒有參與曹丕和曹植的儲位之爭,也不會有好果子吃:梟雄們都是比較驕傲自負的,你幾次三番掃他的面子,豈不是壽星老上吊嫌命長了?

楊修據說還真參與的曹魏奪嫡之爭,結果敗給了曹丕的謀士吳質。吳質幫著曹丕上位,最后也沒吃到好果子: 「質先以怙威肆行,謚曰丑侯。」

據說吳質的兒子幾次申訴,丑侯才改成了威侯,但那已經是曹髦當傀儡、司馬家族掌權的時候了。

吳質和楊修都參與了曹魏繼承人之爭,這就是謀士常犯的第二個錯誤,那就是總想摻和主公的家事,在這一點上,毒士賈詡就比較聰明。他雖然心向曹丕,但絕不給曹操提任何具體建議,只是委婉地拿袁紹廢長立幼當反面教材,然后就把頭縮回去,好像啥事兒都沒發生: 「詡自以非太祖舊臣,而策謀深長,懼見猜疑,闔門自守,退無私交,男女嫁娶,不結高門,天下之論智計者歸之。」

很多謀士都想在新主公上位前納投名狀,卻忘了古人有一句話叫「疏不間親」,曹家兄弟是有幾個想接老曹的班,但是對幫著自己接班的人,卻不能不防著一手:這廝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不要顯得比主公還聰明,也不要摻和主公的家務事,更重要的一點,是不能比主公還高尚。

曹操一開始是沒有篡漢之心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權欲的膨脹,曹操慢慢也變了,于是勸他「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毛玠下了大獄,反對他加九錫的荀彧收到了一個空食盒: 「崔琰既死,玠內不悅,太祖大怒,收玠付獄;太祖饋彧食,發之乃空器也,于是飲藥而卒。」

古代的謀士都想落個好名聲,這也是他們常犯的第三個錯誤,直接或間接死在曹操手里的謀士不少,他們的共同特點,好像就是太珍惜羽毛了: 「崔琰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須長四尺,甚有威重,朝士瞻望,而太祖亦敬憚焉;毛玠居顯位,常布衣蔬食,撫育孤兄子甚篤,賞賜以振施貧族,家無所余。」

荀彧和崔琰、毛玠都是漢末三國時期罕見的正人君子,但是他們遠沒有毒士賈詡活得滋潤——賈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真小人,漢朝之亡,跟這廝有極大關系:要不是他攛掇李傕郭汜打著替董卓報仇的旗號殺進長安,王允和呂布也不用一死一逃,假以時日,劉協也有可能成為中興之主。

裴松之在為《三國志》做注時對賈詡大加撻伐: 「當是時,元惡(董卓) 既梟,天地始開,致使厲階重結,大梗殷流,邦國遘殄悴之哀,黎民嬰周余之酷,豈不由賈詡片言乎?詡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亂,未有如此之甚。」

賈詡為了一己私利而罔顧江山社稷和百姓死活,他在董卓、牛輔、李傕、郭汜、段煨、張繡那里都很吃得開,在害死曹昂、曹安民、典韋之后,還能在曹魏官至太尉、謚號肅侯,這不是曹操、曹丕沒有識人之明,而是賈詡把謀士之道修煉得爐火純青,知道主公的哪些逆鱗不能碰,怎樣拍馬主公最舒服。

荀彧和楊修、賈詡只是三國謀士的縮影,在他們身上,似乎能看到很多人甚至我們自己的影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朝堂和戰場其實也是江湖。在漢末亂世,各家主公就跟山大王一樣,掌握著所有手下的生殺予奪大權。武將怎樣保住腦袋,謀士怎樣保住舌頭,這就成了一個大問題,而這個問題,韓非子也很頭痛: 「有愛于主,則智當而加親;有憎于主,則智不當見罪而加疏。故諫說談論之士,不可不察愛憎之主而后說焉。」

諸葛亮高唱「非梧不棲」,所以他選擇了劉備,或者說劉備選擇了他,在這對君臣典范中,也有很多越琢磨越有意思的問題:正史中的諸葛亮如果像趙云一樣公開反對劉備伐吳,他還能當上顧命大臣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