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鳳不敢殺吳敬中卻敢整治沈醉,這兩個少將站長有哪兩點不同?

#頭條創作挑戰賽#1975年3月19日,所有的戰犯均被特赦,這最后一批被特赦的戰犯中,就有我們熟悉的原軍統局北方區區長、徐州「剿總」前進指揮部中將副參謀長文強(電視劇《特赦1959》中的劉安國)、蔣系第二十五軍中將軍長陳士章(這名字大家也熟悉)、保密局西南特區少將副區長兼督察室主任周養浩(電視劇中沒改名)。

除了這幾個「名人」,還有一大批將軍級特務,他們就是軍統(保密局)的東北區少將副區長陳旭東、 局本部第一處少將處長鮑志鴻、訓練處處長鄭錫麟、少將專員段克文、河南站站長岳燭遠、廣東站站長何崇校、廣西站站長謝代生、湖南站站長黃庚永、浙江站站長章微寒。

再加上第二批特赦的云南站站長沈醉,第三批特赦的少將經理處處長郭 旭,第六批特赦的貴州站站長潘澄清 、天津站站長李俊才、策反專員熊武琪,保密局系統的少將站長們,基本都到功德林開會了。

除了這些活到特赦的,還有一些屬于「國防部二廳」的特務如董益三、原屬于「別動隊」的如康澤,病死的如西南特區少將區長徐遠舉等人,全都加起來,比參加軍統(保密局)「四一大會」的將軍級特務還多。

這些進入功德林學習的將軍級特務,都像沈醉一樣,最恨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有「笑面虎」之稱的保密局局長毛人鳳:浙江江山籍的特務,都跟著「毛座兒」逃到了島上,只有這些「外鄉人」被無情拋棄。

寫回憶錄的時候,于1960年第二批特赦的沈醉總是會想起他在軍統臨澧特訓班的老同事吳景中(就是電視劇《潛伏》中的吳敬中):他是保密局天津站站長,我是云南站站長,都是少將軍銜的甲種站站長,都不受毛人鳳待見,為啥他跑掉了而我沒跑掉?我跟他相比,差哪了?

按照老蔣和毛人鳳的想法,叛徒出身的軍統(保密局)特務,無論軍銜有多高,都不允許跟他們一同逃往海島:這幫叛徒是墻頭草隨風倒,上了島沒啥大用(已經沒啥可以出賣了)還要發薪水,沒準兒還會像余樂醒一樣再次「跳槽」。

吳敬中(為了方便起見,咱們還是稱吳景中為吳敬中,反正特務的名字就是個代號,假作真時真亦假)這個人大家都很熟悉,他是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生,他的同班同學小蔣是團員,吳敬中是黨員——哪個黨團大家都知道,并不是老蔣那個。

沈醉在回憶錄中是把吳敬中劃歸「叛徒」之列的,像吳敬中那樣「叛徒」出身的特務,是一定要被甩下來「潛伏」的。

沈醉和毛人鳳都知道,所謂「潛伏」就是甩包袱,當時沈醉還很天真地問毛人鳳:「為什麼不讓這些叛徒跟我們一起撤離呢?(事見沈醉回憶錄《軍統內幕》,個別字詞有修改,為什麼修改,讀者諸君都能理解)」

估計毛人鳳聽了沈醉的話,肚皮里也在暗笑:「撤離的是我,不是我們,我根本就沒想讓妳走!」

肚皮里暗笑的笑面虎毛人鳳一本正經地告訴沈醉:「這就是委員長高明的地方,這些叛徒上島,有百害而無一利。咱們已經輸了,他們就不會死心塌地跟著咱們干,他們在島上又沒有什麼關系,再也不能利用他們去破壞地下黨的組織,我們不但要養活一幫閑人,還要防范他們倒戈。」

吳敬中就是戴笠重點防范的對象,走尋常路離開天津市根本不可能的,但是認識到「這場仗再打個一年半載就輸了」的吳敬中才不會坐以待斃,他手里有槍,就根本不需要什麼機票——他帶著一票嫡系心腹,搶了一架資本家用來從天津運送高管和技術人員的飛機,屁股一冒煙,就飛到了南京。

吳敬中屁股冒煙兩袖金風全身而退,毛人鳳七竅生煙卻又無可奈何:吳敬中這個叛徒,應該抓起來槍斃五分鐘,可是他在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同學小蔣接班已成定局,另一個同學鄭介民也從國防部二廳中將廳長兼保密局局長晉升為國防部次長,老鄭我可以不理,小蔣我怎麼惹得起?

吳敬中看清了時局,后面還有鄭介民和蔣建豐撐腰,自然可以一走了之,毛人鳳看著滿不在乎的吳敬中,就像看著掉進灰堆的豆腐——吹不得、拍不得,當然也打不得、殺不得,只好關了幾天就放他去了香港做生意。

吳敬中求仁得仁,沈醉可就沒那麼好命了,毛人鳳給他的命令,是不成功則成仁,最好是不成功只成仁:妳幫我擠走了鄭介民,然后又對我的局長寶座感興趣,不整妳整誰?

沈醉自己回憶,他當時也沒看清時局和自己的處境,在這一點上,他還不如徐遠舉:云南起義前,徐遠舉就曾勸沈醉丟掉「中將游擊總司令」的假官帽跟自己遠走高飛,沈醉卻不敢走也舍不得走。

沈醉一開始的軍銜比徐遠舉和周養浩都高(戴笠活著的時候,他們分別是總務處少將、行動處上校副處長、息烽集中營上校主任),戴笠墜機毛人鳳上位,徐周二人成了沈醉名義上的長官(西南特區下轄云南貴州等站),這讓沈醉憋足了一口惡氣。

被忽然提拔為中將總司令,沈醉的軍銜又超過了徐遠舉周養浩,這讓他難免有點沾沾自喜,所以不管徐遠舉怎麼勸說,掌握機票的沈醉都不肯離開,也沒給徐遠舉周養浩提供方便,最后「軍統三劍客」在昆明一網成擒。

沈醉多年以后,才為自己的一時糊涂后悔不已,也才發現自己至少有兩點不如吳敬中,所以他還真怪不得毛人鳳不敢懲治吳敬中卻敢修理他。

沈醉認為自己第一個不如吳敬中的地方,就是不如吳敬中深謀遠慮當機立斷:吳敬中早就知道大廈將傾獨木難支,所以只求發財不想立功,而沈醉卻在起義通電上簽字并讓手下放下武器后,又跟李彌、余程萬等人結為「七兄弟」,想在蔣軍攻入昆明時趁亂起事。

沈醉想腳踏兩只船,結果兩只船分道揚鑣,他只能兩腳踩空:被盧漢釋放的李彌余程萬石補天帶兵攻打昆明,沈醉和李楚藩、沈延世、童鶴蓮則從軟禁狀態變成了押送到錢局陸軍模范監獄,成了不折不扣的階下囚。

如果沈醉利用手中的機票跟徐遠舉周養浩郭旭成希超一起跑掉,毛人鳳也會「法不責眾」,沈醉完全可以把責任推到保密局西南特區正副區長徐遠舉周養浩頭上,說自己是奉命護送四位少將特務離開。

如果沈醉在起義通電上簽字后,帶著手下武裝力量跟著盧漢一起抵抗李彌余程萬的進攻,根本就不用等到1980年才被承認起義將領的身份。

沈醉之所以左右為難,是因為他還有第二個不如吳敬中的地方:吳敬中樹大根深有后台,沈醉在戴笠墜機后,就失去了唯一的靠山,他的姐夫余樂醒早已幡然醒悟回到人民一邊。

沈醉沒靠山卻有嫌疑(當時余樂醒已經派人去策反他了,還沒接上頭,沈醉就被俘了),所以他根本就不敢讓毛人鳳抓住把柄:吳敬中和徐遠舉周養浩臨陣脫逃沒事,我離開昆明,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根據史料將吳敬中和沈醉進行一番對比,就會發現沈醉在這兩方面確實沒有半點優勢,讀者諸君對沈醉和吳敬中的不同結局,肯定會有更高深的理解:唐僧取經,一路上遇到的妖魔鬼怪,有后台的都被主人領走,沒背景的都被孫悟空一棒打死,吳敬中豈不就是金翅大鵬鳥和青獅白象?沈醉豈不就是喝燈油的望月之犀和艾葉花豹、六耳獼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