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把女兒閨蜜變成了妻子,不曾想兩人的兒子,卻成了人間悲劇

里昂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畫家張大千,大家的第一印象應該就是此人「造假」技術一流,這里的造假指的是仿畫。張大千的仿畫技術稱得上是千古一絕,不僅一般人很難辨別,放到拍賣場上竟然還能拍出天價。

因為此事,齊白石對此人很不屑一顧,拒絕和他來往。但是張大千不僅絲毫不在意,這可能是他的個性使然,除了繪畫和飲食、美女,他似乎對其他事情一概不感興趣,更別說什麼別人的看法和外界的輿論了。

但即便如此,我們必須得承認張大千的才華和女人緣,不考證沒有公開關系的,他一生有過四個太太,而且他最后一任太太徐雯波竟然是他女兒的同學閨蜜。

張大千對于這個比自己小許多的妻子十分鐘意,而且徐雯波也在感情生活中,表現得十分大度和體貼。可兩人的兒子張心建,卻絲毫沒能分得父母的喜愛,甚至被他們倆拋棄。

張心建的人生,也因為父母的無情無義而成為了一場悲劇。那麼,這其中有著怎樣的故事呢?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這個話題。

風流才子,他的身邊從不缺少女人

張大千出生于1899年,于1983年去世,是20世紀乃至現在最負盛名的國畫大師之一。他原名張正權,自幼就接受了繪畫啟蒙,是由他的母親傳授。

長大后,他與兄弟張善孖東渡日本留學學習染織,并堅持自學繪畫,回國后又到上海拜曾熙、李瑞清為師,并在二三十年代起開始賣畫營生,并一炮而紅,他的畫作受到了各界人士盛贊。

在抗日戰爭期間,他與哥哥張善孖(虎、山水畫大師)為表達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恨,先后作畫鼓勵國人,并羞辱日軍,張大千后遭日軍扣押,最終逃出,輾轉回到四川。

1940-1943年間,他來到甘肅敦煌,開始臨摹敦煌壁畫,出版《大風堂臨摹敦煌壁畫》。在1949年,他攜第四任妻子徐雯波,也就是她女子曾經的同學兼閨蜜,離開大陸。

張大千此后的足跡遍布港台,也出國前往歐洲、南亞、北美、南美,但到死也沒能踏上大陸故土。以上便是張大千簡略的人生軌跡,提到張大千的人生愛好,除了繪畫、藝術、美食之外,還有一樣不得不提,那就是女人。

少年時,張大千曾有著一位青梅竹馬,名叫謝舜華。兩人住得近,而且一起長大,還是遠方的表親,于是在家里大人的撮合下,兩人結下婚約。

后來,張大千遠赴日本求學,后又返回上海。這期間,謝舜華得了病,不久之后就去世了。張大千得知消息后悲痛萬分,來到松江禪定寺出家。

但他塵心未了,住持逸琳法師給他取了個特別的法號「大千」,取自《智度論》中的「三千大千世界」。由于張大千不同意接受燒戒,而他的二哥張善孖又親自來寺廟里抓他回去,于是出家的事情也就作罷了

張大千回到家中后,家里很快給他重新說了一門親事,女方名叫曾正蓉,雖然兩人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但是好歹是明媒正娶,所以張大千也沒有反對。1919年,兩人舉辦了婚禮。

曾正蓉是個傳統的舊時代婦女,將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但張大千覺得她思想守舊,因而對她比較冷淡。

在婚后不久,張大千就重返上海拜師學習繪畫,沒過幾年,他遇到了一個比自己小8歲的女孩,此人就是黃凝素。

兩人一見鐘情,雖然張大千有家室,但在當時,一夫多妻仍然存在,于是張大千在1922年就將二太太黃凝素娶過家門。

黃凝素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好,而且對張大千的工作也很支持,因此很受張大千的喜愛。她一共為張大千生下八個子女,然而頻繁的生育使得黃凝素青春不再,而且每天都要照顧孩子們,久而久之張大千也疏遠了她。

在張大千娶了第三房太太后,黃凝素更是很少能見到張大千,寂寞和委屈之下。她與打牌時遇到的一個銀行職員互生情愫,并最終與張大千失婚。

張大千的第三房太太是當時北平有名的曲藝演員楊宛君,兩人在1935年的一場演出后相識,并逐漸產生了感情,同年成婚。

婚后,楊宛君不再出現在舞台上,而是一心一意地跟隨張大千走南闖北,但即便如此,張大千還是在幾年后又有了新歡,而楊宛君也逐漸被張大千淡忘,

在張大千離開大陸時,楊宛君患上癌癥,張大千卻絲毫沒有陪伴她的意思,毅然決然地帶著第四房太太走了,從此兩人到死也未曾見面。

娶女兒閨蜜,卻殘忍拋棄兩人孩子

前面說到的張大千的第四房太太,名叫徐雯波,比張大千小了30多歲,兩人的相識也很有意思,是因為徐雯波跟著張大千的女兒到張大千畫室玩。

話說,在1943年的一天,張大千在畫室作畫時,大女兒張心瑞帶著自己的好朋友,也就是她的同學徐雯波來到張大千的畫室玩。

這時的徐雯波不滿14歲,但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而且她十分喜歡國畫,對于國畫大師張大千也很是崇拜。

張大千素來是喜愛美女的,盡管是自己女兒的同學,與自己年齡差距懸殊,但這也不妨礙張大千對徐雯波的欣賞。

在得知徐雯波喜歡繪畫后,張大千問她要不要跟著自己學畫,徐雯波自然十分開心地答應了。

師徒兩人在日常的接觸中,互相之間有了不一樣的好感,于是在1947年,張大千與徐雯波正式結婚。1949年12月,張大千打算離開大陸,前往香港,但是當時局勢緊張他僅僅弄到了三張機票。

這對于一個有著三名妻子(二房太太此時已經失婚)、十幾個孩子的張大千而言,是遠遠不夠。經過考慮,張大千決定只帶著徐雯波走,剩下的機票留給兩人剛滿一歲的兒子張心建。

當然,他給其余的太太、孩子留下自己的幾幅畫,用以維持生計。不過,徐雯波卻堅持把剩下的機票,留給張大千與黃凝素的三歲女兒心沛。

張大千很受感動,于是,決定按照徐雯波的意愿來。在臨行之下,張大千把兩人的兒子張心建送到了自己的遠親那里暫時照顧。

這位遠親是第一個裱畫工匠,平日里受到過張大千的關照,并且他以為張大千一定會很快回來接自己的兒子,于是他答應了張大千,替他照顧兒子。

但當時經濟萎靡,張大千的遠親自己也很難維持生計,更別提還要照顧一個孩子。堅持了兩年之后,他實在扛不住了,于是他帶著張心建,去找張大千的原配夫人曾正蓉,希望能從她那里得到幫助。

這時的張心建剛剛記事,但他知道這個照顧自己的并非是爸爸,一天他跟著這個叔叔來到了曾正蓉的家中。

正如這個遠親所料,曾正蓉果然愿意承擔起照顧張心建的責任。她說自己是張大千的妻子,張大千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說完還拿出一些錢,送給遠親作為感謝。隨后,張心建懵懵懂懂地進了曾正蓉的家門。

曾正蓉雖然是張大千的原配夫人,但是她此時的生活條件并不富裕,自從張大千續房后,便很少再顧及家中生活,就連兩人的女兒張心慶也很少能見到父親。

就這樣,張心建和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大娘曾正蓉、同父異母的大姐張心慶生活在了一起。懂事后,大娘將他父親張大千離開、并把他「暫時留在」這里生活的事告訴了他。

當得知父母有一天還會回來接自己回家時,張心建十分開心。他對大娘說,等父親來接自己后,一定向父親要一大筆錢,給大娘和姐姐生活。

曾正蓉和張心慶雖然沒有把張心建說的話當真,但還是很高興張心建能說出這樣的話。但她們心中也依稀感覺得到,張大千很有可能會一去不復返。

為了維持生計,曾正蓉起早貪黑地做活,大姐張心慶也幫助照顧年幼的張心建。三人相依為命,但在世人眼中,她們只是被拋棄的孤兒寡母,因為生活上沒少受到地痞流氓的欺負。

每到這時,張心建都更加想念父母,如果大家生活在一起,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十幾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張心建在大娘和大姐的悉心照料下,健康得長大了。

被父親的身份拖累,絕望自盡

當時,他對于大娘和大姐的養育之恩心存感恩,也終于認清了父母拋棄自己的這個事實。幸運的是,這時的生活對于張心建而言已經很滿足了。

他進入了鐵路局成為一名鐵路工人,大娘和大姐也都身體健康,家里的日子也逐漸好了起來,而且他還交到了女朋友。有時,他甚至覺得自己一輩子沒有這個爸爸,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個他記不清模樣的爸爸,未來會給他帶來多大的痛苦。在他22歲那年,國內的「特殊時期」已經初具規模,很多與資產階級、國民黨有關的人都被認定是「大反派」。

在這種背景下,很快張心建就遭到舉報,人們扒出了他的背景,得知了他的父親就是「被西方資本主義腐化」的張大千,縱使張心建如何為自己開辯都無濟于事,最后他還是被鐵路局開除了。

失去工作后的張心建很快又遭受了另一個打擊,他的女朋友因為遭受牽連,迫不得已離開了他,而自己的大娘和大姐也因父親的「成分問題」受到了人們的謾罵和攻擊。

工作、愛情、親情都備受打擊,張心建絕望了,他多麼希望自己不曾是張大千的兒子,又多麼希望父親張大千當年帶著自己一起走。

想著這些事情,張心建情不自禁地走出家門,來到了他曾經工作的鐵路旁。他眼含熱淚,平靜地躺在了鐵軌上,在一陣喧鬧聲中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當張大千得知兒子張心建自盡去世時,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很久。不知一向不愿被家庭連累的他,得知了親生骨肉因受到自己的牽連絕望自盡,會是怎樣的心情,可悲可嘆。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